曾經看起來像是一家籍籍無名、試圖進行海外擴張的公司的自我宣傳噱頭﹐如今會不會竟然真的成為對美國債務問題未卜先知式的評估?

去年7月﹐中國國內主要信用評級機構之一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首次在世界面前亮相﹐在推出自己的主權評級研究之際﹐給了美國低於中國的評級。當時﹐大公對中國人民幣債務的評級為AA+﹐外幣債務評級為AAA。美國本、外幣債務則都得到了AA的評級。去年11月﹐由於擔心美國的量化寬鬆措施及其經濟復蘇和償還債務的能力﹐該公司將美國的評級下調至A+。當時美國國債走低﹐不過看起來只是巧合。

週二﹐大公故伎重演﹐將美國本、外幣信用評級下調至A﹐展望為負面。公告中說﹐美國政黨之爭所暴露出的政治體制弊端表明美國政府難以從根本上治理國家主權債務危機﹐美國債權人利益安全缺乏政治經濟制度保障。

在中國﹐這並非是一種孤立的見解。新華社週三發表評論文章提醒說﹐儘管提高了債務上限﹐美國仍面臨長期債務危機。新華社說﹐提高債務上限沒能一勞永逸地拆除華盛頓債務炸彈﹐而只是把導火索加長了一英寸﹐進而推遲了馬上爆炸的可能。

此外﹐從某些方面講﹐大公令西方主要評級機構看起來行動遲緩﹐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今年4月才把對美國國債的展望從穩定下調為負面。

儘管如此﹐有理由懷疑大公的智慧究竟有多高深。據《環球時報》報道﹐大公董事長關建中今年6月說﹐美國已經開始違約。這不禁讓人懷疑該公司當時為什麼還沒有把美國評級下調至垃圾級。在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中﹐關建中將西方對利比亞的軍事干預歸咎於美國和歐盟的債務問題。他寫道﹐不斷惡化的債務危機將引發國內經濟和社會動盪﹐不過戰爭能夠(帶來)……經濟(好處)並從一定程度上緩解債務危機。

文章同時讚揚了中國在改革全球評級體系中可能發揮的重要作用。儘管這是北京一些官員喜歡看到的﹐但中國國內評級體系仍有很長的路要走。由於中國債市被主要國有企業發行的債券所主導(這些企業有著政府的暗中支持﹐所以違約的可能微乎其微)﹐目前中國進行信用評級的理由很有限。儘管大公看起來可能不再像是《四眼天雞》中的雞小弟﹐卻仍不清楚對美國的評級是明智預測的一個產物﹐還是和《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瘋帽子”喝了太多杯茶的結果。 (Dinny McMahon - W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