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被股票搞得心神不寧的投資者大舉進入債市避險﹐美國國債收益率大幅下跌至金融危機時期的最低水平。然而﹐如果國債本身也將步入一個熊市呢?過去十年來﹐股市低迷不振的時候﹐債市則表現出色。自2000年底以來﹐美國國債的累積回報率達到82%。

近期資本市場的不確定性讓一種投資策略煥發新的生機﹐這種策略旨在找到投資股市和債市之間的一個平衡點﹐從而在任何環境中獲得“絕對收益”。這類投資組合品種高度分散﹐且較為複雜﹐不會給投資者帶來所謂的那種股市高收益﹐但如果操作得當﹐應該能在降低整體投資風險的同時實現一個正回報。

“現在投資者對絕對收益策略的討論越來越多。”賓夕法尼亞州Berwyn市Brinker Capital公司機構投資部董事總經理威爾遜(Tom Wilson)說道。這家公司最近推出一個絕對收益組合﹐以滿足投資者對此的需求。“與股市的高波動性和債券市場目前的低利率相比﹐5%左右的絕對收益目標是有吸引力的。”不想自己來構建組合的投資者可以考慮絕對收益共同基金﹐這些基金旨在通過一個簡單的投資平台﹐提供相同的風險分散和絕對收益特徵。

絕對收益組合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最讓人吃驚的是﹐這類組合的股票持倉並不多。很多投資策略師建議﹐絕對收益組合的權益類配置要遠低於金融規劃師推薦的60%的標準水平。權益類投資應有相當大一部分放在新興市場的好股票上﹐這是因為雖然發達國家面臨種種問題﹐但新興市場應該還是能繼續實現增長。2010年7月8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新興市場經濟體在2011年的增長率為6.4%﹐比發達國家高得多。“如果要增加權益類投資﹐那就應該選擇新興市場。” 馬里蘭州哥倫比亞市Financial Advantage公司首席投資官馬丁(J. Michael Martin)說道。

債券也應該在絕對收益組合中佔到一大塊﹐但具體比重以及投資品種還要根據投資者對債券市場的觀點而定。紐約星宿財富顧問公司(Constellation Wealth Advisors)投資經理卡茲曼(Sam Katzman)的目標就是取得一個長短期的平衡。他創建了一個“槓鈴”投資組合﹐由美國國債構成﹐約有70%放在一到五年期國債和高質量市政債上﹐其餘30%放在七到八年期的品種上。

“我們想獲得較高的長期收益﹐同時保持靈活性﹐能在政府試圖通過再膨脹手段拉動經濟時及時退出債市﹐”卡茲曼說道。

一般而言﹐絕對收益組合還包括一部分另類投資﹐從私募股權到對沖基金﹐以及類對沖基金的投資策略等。比如長短倉對沖基金(long/short fund)﹐即買入看漲的股票或賣空買跌的股票﹔還有合併套利對沖基金(merger arbitrage fund)﹐即同時買入及賣出兩家合併中公司的股票﹐獲取無風險利潤﹐押注的是收購企業和被收購企業的股價會趨於一致。對於其他多元化投資品種﹐投資顧問建議投資者考慮硬資產﹐包括房地產和大宗商品等。儘管房地產市場仍存在不確定性﹐但有些投資者認為﹐投資於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或成為其有限合伙人能夠獲得收益回報﹐並享受到未來的資產增值。雖然大宗品市場跟股市像兩兄弟一樣在金融危機期間雙雙跳水﹐又在2009年同時大幅上揚﹐但這兩類資產類別並不總是高度相關的。在20世紀70年代﹐大宗商品價格高企﹐而股市低迷﹔在80年代和90年代﹐大宗商品價格下跌﹐股市上漲。

當然﹐並非每個人都相信絕對收益投資策略是一條該走的道路。假如像一些人預測的那樣﹐全球資本市場一起走平﹐絕對收益組合想要獲得令人滿意的回報也很困難。

不過﹐目前市場情緒極度分化﹐“硬幣掉下來時直立在地面上的可能性很低。” 紐約巴克萊財富公司(Barclays Wealth)首席投資官阿隆.格威茲(Aaron Gurwitz)說﹐“因此採用其他手段﹐利用絕對收益組合來獲取一定的風險收益是合情合理的。”  (WSJ - Ben Leviso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