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消費者價格經歷了近一年的下跌後﹐中國正在走出通貨緊縮﹐這種回升在某種程度上是由於政府改變了人為壓低成品油和水電價格的政策所推動的。

自2月份以來逐月下降後﹐中國國家統計局週五公佈稱﹐中國11月份的消費價格指數(CPI)比上年同期上漲了0.6%。儘管通貨膨脹率的回升幅度不大﹐但它不但反映了經濟的復蘇﹐也體現出提高國家對主要資源的定價以更好反映市場供求的努力。

從食品到房地產﹐眾多種類的商品價格都在上漲。資源價格的變化值得注意﹐因為政府儘管在其它領域放棄了計劃經濟的做法﹐但卻在這個領域一直拒絕引入市場機制。控制能源和資源價格的影響非常廣泛。中國的一些貿易伙伴抱怨說﹐中國低廉的原材料價格實際上等於是政府對中國公司的補貼。許多經濟學家說﹐他們認為這些價格向中國的企業管理者發出了錯誤信號﹐鼓勵他們過度使用稀缺的資源和過度投資﹐而不顧產能過剩的危險。與此同時﹐資源類公司投資不足M導致了電力和成品油的不時短缺。

亞洲開發銀行駐北京經濟學家馮幽蘭(Yolanda Fernandez Lommen)說﹐通過壓低所有這些資源的價格﹐他們鼓勵了產能過剩﹐而這拖累了總體經濟的表現。她說﹐通過給這些資源設定市場價格﹐他們將更有效地利用資源。這不僅有利於經濟結構﹐但也有利於環境。

中國以前曾嘗試過改革能源價格﹐但政府部門在上調價格時遇到了消費者和企業的抵制。這一次﹐他們堅持了下來。政府今年已多次提高了汽油和其他成品油價格﹐以反映全球油價的上漲。未來資產證券公司(Mirae Asset Securities)區域能源研究主管關榮樂(Gordon Kwan)說﹐本地汽油價格較年初時已經上漲了50%﹐含稅價則較美國均價高出了25%左右。11月份時非居民用電價格上漲了約5%﹐為1年來的首次漲價。一些大城市開始上調水費。北京則在上個月將大多數非居民用水定價上調了9%。業內分析人士說﹐預計明年年初天然氣價格將上漲10%至15%。這些舉動並不意味著市場的完全自由化。劍橋能源咨詢公司(IHS CERA)主管K. F. Yan說﹐在新的體制下﹐定價權仍掌控在政府手中﹔這就給價格干預留下了足夠的空間﹐不過﹐政府的干預力度可能小於過去的體制。

隨著通脹壓力重現﹐中國更難以放開價格。新華社報導﹐中國發改委副主任彭森週四說﹐在保持價格水準基本穩定的同時﹐來年將積極穩妥地推進水、電力、天然氣等資源性產品價格和環保收費改革。中國政府認為這樣的價格調整有助於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並緩和原有體製造成的供應瓶頸問題。

中國一直在抵御其他國家就人民幣升值問題所施加的壓力﹐但是企業成本的上升實際上能產生同樣的效果﹐因為它提高了制成品的價格。瑞銀(UBS)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在近日的一份報告中指出﹐至少對重工業企業而言﹐相關價格調整將有助於實際匯率的上升。土地成本和房產價格也在上升﹐這更多是由於政府刺激計劃大筆資金的推動。政府週四公佈的數據顯示﹐11月非住宅建築平均售價較上年同期上漲了4%﹐第三季度土地價格則上漲了4.7%。房地產價格的上漲引發了對中國一些大城市將出現新的泡沫的擔憂﹐這也促使中國政府週三宣佈了旨在遏制投機的新措施。有些問題依然存在。政府在調整電價時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如貧窮的農村家庭和國有企業。政府今年一直避免提高居民電價﹐但正在推行根據用電量分檔定價的體制。對於企業用戶﹐政府推出了大企業用戶直接與發電廠協商電價的試行計劃。

這兩種做法的出發點是採取更能反映市場力量的定價機制﹐但同時又會立刻導致成本的大幅增加。北京研究機構龍洲經訊(Dragonomics)的研究部經理Rosealea Yao說﹐電力行業的改革比石油行業複雜和困難很多倍。政府因此非常小心和緩慢。但他們不能拖延太長時間。(Andrew Batson / Shai Oster - W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