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uly 2009"



亞洲 & 專家意見 & 金融 trader on 29 Jul 2009

亞洲股市將進入波動期

亞洲股市長達8個月的迅速上揚即將告一段落﹐甚至會小幅下滑才能重拾升勢。

油價上漲、對可持續復蘇的新一輪擔憂、世界銀行(World Bank)低得驚人的增長預期﹐這些因素都已經延緩了股市漲勢。自去年秋季美國市場浮現觸底跡象以來﹐股市就在強勢回升。亞洲股市的反彈速度嚇壞了全球投資者﹐他們懷疑市場走勢所表現出來的V型經濟反彈﹐也懷疑亞洲經濟脫鉤論的復興。

Sentinel International Equity Fund負責人夏皮羅(Kate Schapiro)說﹐我們仍認為美國經濟體系中可能出現的更大風險而帶來的通貨緊縮才是更主要的風險。他說﹐我們顯然已經補充了庫存﹐我們需要調整﹐需要暫停一下。花旗集團(Citigroup)駐香港策略師樂志勤(Markus Rosgen)認為﹐眼下的亞洲市場看起來估值過高。他說﹐除日本之外的亞洲市場交易價格為帳面價值的1.7倍﹐只略低於30年平均值的1.8倍。他說﹐自1975年以來的每一輪市場週期中﹐你通常是在市場復蘇後的第二年才能達到1.7倍﹔這次﹐我們僅用了14週就觸及了這個水平。

此外﹐在過去三十年﹐這個估值相當於11%的股本收益率。市場平均預計﹐這個收益率意味著今年股市收益會下滑4% ﹐而2010年會飆升30%。樂志勤繼續說﹐這就是V型反彈。如果普遍預期是正確的話﹐這將是1975年以來亞洲市場程度之淺和持續時間之短都在排第二位的收益衰退。我對此表示懷疑。很多積極消息都已經反映在股價中﹐而每股收益預期過於樂觀了。由於亞洲央行官員小心謹慎地不扼殺經濟復蘇﹐對那些以美元計算回報的投資者來說﹐亞洲貨幣的走勢受限以及美元的意外飆升將侵蝕他們的回報。WJB Capital Group首席技術策略師羅格(John Roque)說﹐儘管還談不上接近泡沫水平﹐但很多市場都明顯高於它們的200日移動平均線。他還指出﹐日本股市在1989年達到頂點的時候也只是比200日移動平均線高出了12%。上週﹐印度股市的敏感指數比平均線高出了29%﹐和2008年1月股市開始下滑之前的情況一樣。

顯然亞洲股市有利潤可圖。儘管亞洲股市近期走勢蹣跚﹐但中國股市仍然處於一年高點﹐上證綜合指數今年以來上漲了61%﹐香港股市上漲了29%﹐台灣股市上漲24%﹐印度股市上漲53%。即便是疲軟的日本股市今年也上漲了8%﹐最近幾週更是表現出眾﹐主要是因為日圓走強推動了資本撤回日本。

今年1至5月﹐有10.2億美元資金流向了iShares旗下的新華富時中國25指數上市基金(FTSE/Xinhua China 25 index ETF)﹐10.8億美元資金流入了iShares的MSCI新興市場指數上市基金(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 ETF)﹔iShares旗下的韓國和台灣指數上市基金也擁有良好的資金流入量。今年1-5月﹐iShares旗下發展中市場基金的交易額突破了160億股﹐是此前一年的兩倍以上。iShares高級投資組合經理Dina Ting說﹐機構資金是最先進入也是最先撤出的﹐現在已經有大量機構資金開始撤離了。

儘管分析師認為股市疲軟將持續整個夏天﹐但長期看漲因素仍然存在。這是因為亞洲的金融機構和經濟體較西方更為健康。花旗的樂志勤推薦大盤價值股、香港抗跌股以及廉價的韓國股票﹔很多投資者都因為地緣政治風險而避開了韓國股市。

Threadneedle Asset Management駐倫敦的新興市場主管湯普森(Julian Thompson)認為眼下中國股市比印度更適合投資﹐他認為由於投資者看好印度國大黨(Congress Party) 5月份大選勝利能給印度帶來所需的改革﹐印度股市近期強勢走高﹐目前顯然估值過高了。與此同時﹐野村證券(Nomura Securities)推薦了中國的獨立發電商股票﹐其中包括大唐發電、華潤電力以及華能國際等。Mirae Asset Securities的卡布爾(Ajay Kapur)仍然非常看好亞洲股市﹐他認為亞洲增長預期已經觸底﹐流動性非常充裕﹐市場估值也處於合理水平。他選擇的個股包括:兗州煤業、亞洲海峽資源(Straits Asia Resources)、中國建設銀行以及和記電訊國際(Hutchison Telecommunications)。

6月初﹐Leuthold Group將投資組合中新興市場的資產比例提高到前所未有的21%﹐比此前13%的最高水平顯著提高。據該公司的比約根(Eric Bjorgen)說﹐這是因為公司認為新興亞洲市場將出現持續高速增長週期﹐它們也想分得一杯羹。他說﹐對中國和其他亞太新興經濟體最終能夠恢復此前的增長的這種預期不需要在明年年底之前出現。他補充稱﹐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將恢復增長﹐而不會引發通貨膨脹﹐中國的經濟刺激計劃將尤為提振本國的需求﹐使得中國經濟復蘇更加具有可持續性。比約根持有著iShares新興市場和中國的指數上市基金﹐以及Matthews India Fund (MINDX)。 《巴倫週刊》

亞洲 & 基金 & 經濟 & 金融 trader on 29 Jul 2009

基金經理對亞洲股市前景持謹慎態度

受頗具吸引力的股票估值以及經濟復甦跡象的推動﹐海外資本近來一直在不斷流向亞洲股市。但基金經理們認為下半年這一趨勢將不會延續。那些錯過近期反彈走勢的投資者或許會加入到投資的熱潮中﹐由此可能推動股市進一步上漲。不過﹐市場觀察人士預計﹐由於基金經理還在搜尋更多有關美國經濟的積極跡象﹐而亞洲經濟復甦依舊脆弱﹐股市進一步大幅上升的勢頭可能受到限制。

基金經理預計﹐股市將在今年餘下時間將原地踏步。他們表示﹐6月份成交量有所下降﹐顯示許多投資者正在稍作休整並試探行情。RCM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資長科寧(Mark Konyn)表示﹐如果不能確定是否是牛市﹐就表明目前處在熊市反彈之中。據EPFR Global的資金流動數據﹐6月份流入亞洲(除日本以外)的股票基金規模開始放緩。兩週之前﹐新興市場基金自3月份以來首次出現資金淨流出。一週後﹐儘管再度出現資金淨流入﹐但卻未能彌補此前一週贖回產生的缺口。

亞洲市場2009年已經經歷了一輪明顯地漲勢。資金流動數據顯示﹐受低利率及房地產市場缺乏吸引力影響﹐本地投資者於3月份啟動了這輪漲勢。隨後﹐海外投資者在人氣好轉以及估值較低的雙重因素推動下也加入了搶購潮。隨著投資者信心改善和資金的流入﹐全球基金經理紛紛涌入亞洲股市。由於亞洲經濟前景相對要好於西方發達市場﹐因此投資亞洲股市似乎是一個極好的選擇。但是﹐亞洲不可能免受全球經濟持續疲軟所帶來的影響。市場觀察人士也開始意識到﹐如果美國消費狀況不出現明顯反彈﹐亞洲那些外向型經濟體未來還將萎靡不振。

英國基金公司Threadneedle的基金經理布呂恩(Jan C de Bruijn)表示﹐的確﹐亞洲的情況並不像一些人擔心的那麼糟糕﹐但說到底﹐除了中國、印尼和印度以外的大部分亞洲經濟體今年都將面臨負增長。據EPFR Global提供的數據﹐今年截至6月24日﹐流入亞洲(除日本以外)的股票基金總計144億美元﹐明顯高於2008年下半年的96億美元和去年上半年的108億美元。今年迄今﹐中國上證綜合指數已累計上漲近70%﹐香港恒生指數上漲了26.5%﹐韓國綜合指數上漲了26.3%﹐印度Sensex指數上漲了54.6%。

目前亞洲股市基於未來收益的遠期本益比平均為15倍左右﹐遠低於2007年10月市場頂峰時期的20倍。雖然股價接近歷史平均水平﹐但市場觀察人士表示﹐股價似乎相對偏高。不過﹐亞洲仍然有一些題材將繼續吸引投資基金。與中國消費開支相關的內容依然是投資者感興趣的話題。中國的經濟刺激計劃已經激發了投資者對基礎建設、醫療保健、教育及環保等領域的興趣。

印度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在5月份國會選舉中取得勝利﹐緩解了市場對政府更迭和政策能否保持連續的擔憂﹐這有力地提振了印度股市。此外﹐印度經濟也在實現增長。今年第一季度印度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5.8%﹐增幅遠高於預期。印尼股市也開始吸引投資者的注意。良好的國內需求、利率下降以及大宗商品價格走高幫助提振了股市。 (WSJ)

專家意見 trader on 05 Jul 2009

巴菲特老師的忠告:不做“市場先生”

人們有時說﹐要做個智慧投資者﹐就必須不被情緒所左右。但這不是事實﹔相反﹐你應當逆情緒而行。

即便在近期市場動盪之後﹐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仍較3月份低點上漲了30%左右。你自然會對此感到開心或釋然。但本傑明•格拉漢姆(Benjamin Graham)卻認為﹐你應當訓練自己對此類狀況感到憂慮。

在這種時候﹐求教格拉漢姆的智慧顯得尤為合適。60年前的1949年5月25日﹐這位金融分析的始祖出版了他的《智慧投資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一書﹐本專欄也是為了向這本書致敬而得名的。現在市場似乎正處於格拉漢姆當初擔憂的那種情緒:戰戰兢兢的樂觀、不安全感以及幾乎無可救藥地相信市場已經觸底。當然﹐你不能抹殺自己的感覺。但你可以﹐也應該逆情緒行動。

股票突然變得更加昂貴起來。根據耶魯大學教授席勒(Robert Shiller)的數據﹐自3月份以來﹐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市盈率已經從13.1倍飆升到了15.5倍﹐為將近25年來最大也是最快的升幅。(如格拉漢姆所建議的﹐席勒採用的是經通貨膨脹因素調整後的10年平均市盈率。)在10週的時間里﹐股票已經從逢低買盤的邊遠走向了實價買賣。因此﹐除非你已經退休﹐並靠投資生活﹐否則你就不應該對此感到慶祝﹐你應該感到擔憂。

格拉漢姆努力防止自己被捲入“市場先生”的情緒波動--即隨著股市走高而興奮﹐隨著股市走低而低落。“市場先生”是他對投資者集體情緒的比喻。

在一篇自傳短文中﹐格拉漢姆寫到﹐他認為無欲無求的哲學如同來自天堂的福音。他還說﹐自己心境的主要構成中包括了“靜定超然”以及“心如止水”。格拉漢姆的最後一個妻子形容他“高尚﹐但非凡人”。我曾經問格拉漢姆的兒子這是什麼意思。小格拉漢姆說自己的父親“心不在焉”﹐在跟其他人打交道的時候的確有些障礙。小格拉漢姆解釋道﹐他總是在心裡想著很多事情。如果投資者有這種距離感或是超然感的話﹐或許尤其適合於此道。格拉漢姆曾經說過﹐他對文學、數學和哲學的浸淫有助於他以永恒而非日常的觀點去看待市場。或許正因為如此﹐格拉漢姆才幾乎不變地將其他人的狂熱視為黃色的警示信號﹐而在別人的哀嘆中卻能看到希望之光。

得益於逆情緒而行的心得﹐格拉漢姆每每總是能發現市場何時走到臨界點。1945年底的時候﹐市場上漲了36%﹐他警告投資者要減持股票﹔次年股市下挫8%。在1958-59年股市好轉時﹐格拉漢姆再次重彈悲觀老調﹔其後股市投資收益連年起伏。1971年底﹐就在數十年來最大熊市襲來之前﹐格拉漢姆忠告投資者要保持警惕。

1974年底股市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時候﹐格拉漢姆在一次演說中準確地預見到股價可能會在很多年內萎靡不振。然後他又語驚四座地說這是個好消息。格拉漢姆解釋道﹐想到自己能夠將未來的新積蓄以非常令人滿意的條件進行投資﹐真正的投資者會感到高興而不是沮喪。格拉漢姆還提出了一個更令人吃驚的說法:投資者可以把握長期熊市的“大好時機”獲利﹐這樣的運氣好得令人羡慕。

現在宣佈“購入持有策略已死”已經成為了流行。一些批評人士甚至認為平均成本投資(每個月自動投資固定金額)是種愚蠢的做法。格拉漢姆曾被問及平均成本投資是否能確保長期投資成功﹐他在1962年寫道﹐只要在各種狀況干擾下都能堅定不移地保持下去﹐那麼無論何時開始實施﹐這一策略最終都將帶來回報。但他說﹐如果要做到這點﹐平均成本投資者必須要與其他人不同﹐不屈從於過去幾十年間伴隨股市起伏波動而交替變化的狂喜和沮喪情緒。格拉漢姆總結道﹐我對此表示極大懷疑。他並不是說﹐沒有人可以不受眾人的情緒波動影響﹐他的意思是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點。要成為一個智慧投資者﹐你必須培養格拉漢姆所說的“堅定性格”──掌控自己情緒的能力。

總而言之﹐這就是要在股市突然上漲的時候抵擋住“市場先生”狂熱情緒的傳染。 (Jason Zweig -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