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April 2009"



中國大陸 & 經濟 trader on 20 Apr 2009

中國經濟之惑﹕”V”型還是 “W”型復甦﹖

中國第一季度經濟表現創出近20年來的最差水平﹐當季國內生產總值(GDP)較上年同期僅增長6.1%。雖然這一總體增幅遠遠遜色於近年來動輒兩位數的增長水平﹐但經濟中仍出現了一些鼓舞人心的跡象。例如﹐中國3月份製造業產值較上年同期增長8.3%﹐再度展現穩健的增長勢頭。此外﹐從汽車銷量反彈到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加快等來看﹐一系列經濟指標都呈現出積極勢頭。

總之﹐人們已經認為﹐中國經濟滑坡已在第一季度觸底﹐隨後的經濟復甦要歸功於去年秋季政府推出的5,860億美元財政刺激計劃﹐以及國有銀行放貸量(其中主要是面向國有企業的貸款)大幅增加。

目前﹐經濟學家們之間的爭論更多是關於中國經濟的復甦走勢將屬於哪種類型。爭論的焦點是﹐中國經濟當前的復甦走勢到底是“V”型還是“W”型﹖“V”型意味著經濟很快會恢復近年來的高速增長勢頭﹐而“W”型則表明政府支出帶動的年內經濟復甦勢頭將逐漸消退﹐中國的長期結構性問題將再度浮現。

在這輪經濟放緩中﹐中國政府採取了擴大支出和鼓勵放貸的經濟刺激措施﹐但這些措施將帶來最終導致大規模資源錯配的風險。顯而易見﹐當前經濟復甦的驅動力來自國有企業﹐中國兩個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數據的差別就可反映這一點。其中﹐反映國有企業活動的PMI目前正處於正值區域﹐而另一個由里昂證券亞太區市場編制的私人部門加權PMI數據則仍呈萎縮態勢。

樂觀者認為﹐中國政府刺激方案中的支出主要投向國有企業﹐而這將會對其他經濟部門產生乘數效應。不過﹐若經濟依然缺乏有利的外部因素支持﹐西方國家對中國出口商品的需求並未開始恢復﹐那麼政府注資仍將是防止中國經濟復甦由“V”型轉向“W”型的唯一手段。在這種情況下﹐若效率或許更高的私人部門仍遭政府資金冷落﹐那麼就可能給經濟帶來巨大風險。

中國的財政實力為其振興經濟提供了迴旋餘地﹐使政府可以在必要時繼續向國有企業或一些項目提供資金援助﹐例如推出第二輪刺激計劃。不過﹐經濟增長完全依賴於政府支出並非長久之計。  (華爾街日報 - 中國經濟)

中國大陸 & 經濟 & 美股 trader on 01 Apr 2009

股市又到階段性拐點?

無論是美國股市,還是中國股市,現在都到了一個關鍵性的點位。

美國股市本月9日在銀行股引領下從低點反彈,又受到財政部“排毒”計劃刺激以及零售方面積極數據的鼓舞,連續三周上漲,道瓊斯指數漲幅20%,但在8000點附近受阻于此前三個月箱型整理的底部。週一,在美國通用和克萊斯勒汽車改組計劃被拒的影響下,美國三大股指紛紛下挫,其中道指和標普500跌幅均逾3%。

中國滬深股市則在3月中旬創下的高點附近徘徊不前。深成指突破了前期高點,但連續一周整理,未能繼續揮師前進;上證綜指仍然受制于前期高點,未能突破。在此脆弱均勢時期,受到美國股市大跌和證監會宣布創業板IPO管理辦法的衝擊,兩市週二雙雙低開。

雖然兩市最終扭轉頹勢以微漲報收,但是投資者仍不能過於樂觀。

與前段時期相比,市場信心有所恢復。不過這種信心更多是建立在希望和“情況不如預期糟糕”的基礎之上,并不牢固。比如說,率領美國股市這輪反彈的是花旗和美國銀行高管的利好預期。但是,這些預期都沒有考慮銀行問題資產減記的可能性。現在,美國銀行的壓力測試很快就會有結果,對銀行健康狀況的擔憂肯定會重新縈繞在投資者心頭,何況現在底特律又面臨破產的危險。

中國經濟復蘇的跡象比美國多一些,但暫時還找不到推動股市持續上揚的動力。創業板啟動日程的確定讓創投概念股被炒作了一番,但筆者堅持,在市道低迷的狀況下推出創業板并非利好。要補充的是,證監會在前兩年市場向好的時候只顧讓國有企業圈錢,忽視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到現在又想起創業板來,將眼光盯著日益乾癟的股民口袋,實在於事無補,可能造成投資者和企業雙輸的局面。

中國的信貸3月份繼續保持寬鬆,但是流動性的寬裕程度與前兩個月相比已經呈現逐步收縮之勢。畢竟,在刺激經濟的時候還得提防將來造成滯漲風險。這種態勢對於股市顯然不利。

在形勢不明的時候,觀望可能是最好的策略,繼續在場內的投資者要特別當心多頭陷阱。 (WSJ專欄 - 譚新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