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港股 trader on 30 Dec 2008

電盈私有化表決前突提價7% 小股東被耍群起「公審」李澤楷

「才子」倪震近日不斷遭輿論筆伐,「財技高手」李澤楷今日接「火棒」,遭電盈(00008)小股東以「車輪轉」方式狠批, 情況尤如文化大革命時的「公審」。小股東們似要鬥垮人稱「小小超」的李澤楷不可,即使李澤楷及第二大股東網通集團今早在投票私有化計劃前一刻,突決定將私有化作價調高7.1%至4.5元,仍未緩解眾怒。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每年在股東大會後,均會與小股東們聚餐,雖然和黃(00013)股價近期大插水,但甚少聽到他遭小股東辱罵。

不過,電盈今早召開法院會議及特別股東會(EGM),以表決是否贊成私有化。公司為小股東們預備了三個場地,及每人100元的禮券,此舉莫非試圖討小股東開心。怎知有小股東指出,李澤楷這樣做,「是要分化他們」,等股東無法坐在一起,力量減少,派禮券不預備食物,是希望小股東們拿完禮券便走,不到場投票,以增加私有化的勝算。

電盈的法院會議原定在今早10時舉行,但結果卻遲了近半小時才開始,會前,主持會議的前布政司霍德爵士公布卻出其不意地公布,大股東李澤楷及第二大股東網通集團透過財務顧問今早突然決定將私有化作價調高7.1%, 即由每股4.2元增至4.5元,又要求小股東表決是否贊成押後法院會及股東特別大會。

在場股東頓時不知所措,部分更不知發生甚麼事,加上翻譯系統失靈,導致場面失控,小股東不滿情緒升溫,不時報以噓聲,更抵制舉手投票,令這位前公務員之首霍德也慨歎一聲:「OH NO!」最後,透過填表方式表決,兩會最終獲大批數通過押後。

兩大股東在臨門一腳前突然願意提價,作為小股東原應開心,但在場小股東們不但未見喜悅之色,反而個個怒氣沖沖,以車輪轉的方式向傳媒狠批李澤楷「玩野」,有指是李澤楷見小股東今日出席人數多,兼多會投反對票,所以才決定突然提價。更有小股東聲言,寧願將電盈股票當牆紙,也不贊成私有化,亦有股東誓要與李澤楷鬥長命,駡他只懂玩財技,未有好好做生意,將香港電訊由一粒鑽石,變為一粒玻璃,今日又突然加價,令小股東們有被「耍」的感覺,其中一位陳先生說:「唔好話玩,文雅講句係「耍」」。他甚至對李嘉誠也有微言,指同時持有長和的股份,對於李氏家族的處事方式好有保留,亦不寄望李嘉誠會教其兒子李澤楷。

李澤楷遭受小股東謾駡,自2000年後盈科數碼動力與香港電訊合併後,股價大插水及蒸發逾90%便經常出現,李澤楷之後更甚少出席股東會,近年電盈業務略有起色,他才重現股東會,惟股價持續低迷及了無起色,已令小股東心碎,加上近年出售資產搞出「大龍鳳」,分拆 HKT Group 又因市況欠佳而泡湯,今次私有化電盈連國際顧問公司亦批評出價低兼向李澤楷等大派息,在在令小股東有被騙感覺。

難怪有小股東今日指:「我俾錢佢(李澤楷)係叫佢賺錢,唔係叫佢敗家」亦有指李澤楷無所作為,只識「行來行去」,更有阿伯股東自嘲,「持有電盈仲慘過買雷曼債券」。一位陳女士亦不滿電盈管理層的經營方式,形容為「倒米」,小股東們的控訴充斥在今日的股東會內。

兩大股東是次提價後,私有化的溢價相對首次私有化出價停牌前收市價2.9元增至55.2%,與今天停牌前收市價3.45元相比,則溢價30.43%。但出手仍較邵氏(00080)的64.2%為低。

信誠證券資產管理聯席董事涂國彬指出,由於「李澤楷」及「8號仔」這兩個名稱對小股東來說已甚為負面,小股東們一聽到這兩個名稱便一肚氣,所以要令小股東接受私有化,單增至4.5元,是難以成功的。他稱,加上網通集團入股電盈作價為每股5.9元,電盈分拆的資產每股又值逾5元,即使李澤楷今年7月增持電盈每股作價都有4.923元,故若私有化作價不接近5元,料小股東們仍不會接受。

按計劃,兩大股東在成功私有化電盈後,會獲派170-175億元股息,即每股4.6-4.7元,惟今次只增至4.5元,私有化涉資共166.07億元,涂國彬指,小股東仍覺得兩大股東在私有化交易中仍會有著數,所以要成功通過仍有難度。

電盈是次因突然提價而要押後表決私有化,按照規定,若有關的補充文件今日寄給股東,以發出後不少於21日計,小股東最快可於農曆新年前,再就私有化投票,惟屆時李澤楷會否再出「新招」,難以預料。

中央政策 & 經濟 & 貨幣 trader on 07 Dec 2008

人民幣匯率背後的政治

對北京來說,人民幣匯率已不單是一個經濟問題,更是一個政治問題。

一周來,人民幣兌美元突破區間盤整大幅走低,引發普遍猜測:人民幣3年強勢是否就此逆轉?在人民幣匯率處於十字路口的時候,中國政府面臨內外雙重政治壓力。

從國內來看,出口的持續下滑已使升值成了無法承受之痛。去年下半年開始,在外部需求下降和成本上升的雙重擠壓下,出口增速連續放緩,但更糟糕的可能還在後頭。制造業採購經理指數11月份繼續下降,其中新出口訂單指數更大跌至29,遠低於增長和衰退的分界點50。這些指數是重要的領先指標。

出口一直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引擎之一。為應對經濟突然減速,北京最近反復強調要穩定出口。保出口是為了保增長,保增長是為了保就業。如果不能保持一定的增長率,城鎮失業和農民工返鄉潮問題會凸顯出來,埋下社會動盪的隱患。這是一個政治問題。

為此,下半年,政府從去年的政策軌跡上來個180度轉彎,3次提高部分產品出口退稅率,意在旨在扶持出口導向的勞動密集型企業。要促進出口,讓人民幣貶值也是可選方案之一。幾個月來大宗商品價格大幅下跌和通脹壓力的持續下降,也為人民幣貶值提供了良機。

中國政府之所以迄今沒有明確選擇人民幣貶值,是因為這種選擇的外部政治成本非常高昂:

  1. 可能會引發外資撤離狂潮,就像升值引發熱錢湧入一樣;
  2. 可能會遭到亞洲鄰國的指責並引發競爭性貶值,中國10年前表現出來的負責任的大國形象會被破壞;
  3. 可能引發中國與主要伙伴的貿易摩擦,招來報復性措施。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奧巴馬很快新官上任,如果無法收拾現在的爛攤子,恐怕會尋找替罪羊,將矛頭對準中國。這是美國政治家們喜歡用的招數。從奧巴馬競選期間指責中國操縱匯率及在貿易問題上的強硬言論中,人們隱約看到貿易戰陰雲正在悄悄堆積。

或許是考慮到這些因素,中國政府選擇通過含蓄的方式來表達在必要時讓人民幣貶值,以推動出口和刺激經濟的意向。先是周小川上月中旬向外界暗示,在促出口的問題上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後是央行在本月1日大幅調低人民幣兌美元的中間價,引起市場預期匯率政策可能轉向;3日,國務院在金融“國9條”中又籠統提到要動用匯率在內的一切政策工具。但是,這種含蓄也有可能被解讀為決策層正在邊走邊看,取舍不定。或許不久,中國政府就不得不明確表態。在進亦憂,退亦憂的兩難處境下,最好的辦法也許是以靜制動,即保持匯率的穩定,不升值,也不大幅貶值

在保持匯率穩定的同時,要加快人民幣匯率機制的改革。雖然人民幣已經從盯住美元改成了與一攬子貨幣掛鉤,但看起來美元在其中的比重仍然過大,因為3年多來,人民幣對其它貨幣的匯率基本上跟隨美元變化。近幾個月,外匯市場上美元對除日元以外的各主要貨幣大幅升值,人民幣也跟著大幅走高,看起來都有點像貨幣霸主之一了。

但這並不是中國所要的霸主貨幣。中國所要的是能夠更靈活反映經濟周期的貨幣,而不是只能升不能降的貨幣。(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專欄 - 譚新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