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March 2008"



經濟 & 貨幣 trader on 31 Mar 2008

人民幣太強﹐還是美元太弱?

美國財政部長亨利•鮑爾森(Henry Paulson)還有幾天就要訪問中國﹐而此時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破七”看來已成定局。

如果美元兌人民幣延續過去兩週來的跌勢﹐一舉跌破7元大關﹐恐怕別人就不再好說中國政府不允許人民幣足夠快速地升值了。美國政府一直把這種說法掛在嘴邊﹐在它看來人民幣處於弱勢加劇了全球經濟的失衡。

美國高層代表團現在對他們抵達北京之際人民幣短暫發力上揚已經習以為常了。而在中國於2005年7月調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以來的大部分時間內﹐中國只允許人民幣兌美元在一個嚴格控制的波動區間內緩慢升值。

但人民幣在過去兩週中的大幅走高可能卻並非中國要趕在鮑爾森訪華之際將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拉至7元這麼簡單﹐更有可能是中國政府希望保持住人民幣的升值勢頭。人民幣匯率在3月份前半月經歷一段平靜期後開始發力上行﹐那段平靜期正值中國一年一度的“兩會”期間。在中國高層領導齊聚北京開會的這段時間人民幣匯率通常都處於穩定狀態。

中國一家銀行的交易員說﹐人民幣在過去一週快速升值主要是政治原因使然。也就是說人民幣在彌補“兩會”期間損失的時間。

儘管市場人士似乎都認為今年人民幣的升值速度要快於去年﹐但他們卻沒料到人民幣會以過去幾週來這麼快的速度升值。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升值了4.3%﹐折合成年率的升值幅度為17.4%。2007年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了6.9%。從海外市場上美元兌人民幣不可交割遠期合約的行情看﹐以週四交易價計算人民幣兌美元在未來12個月內將升值10.8%。

在上海外匯交易市場﹐美元兌人民幣匯率週四收於人民幣7.0105元﹐低於紐約時間週三的7.0294元﹐較兩週前的水平低了1.1%。

廣告中國允許人民幣以更快的速度升值也有其國內原因﹐那就是通貨膨脹率正不斷升高。2月份消費者價格指數較上年同期飆升了8.7%﹐升幅達到近12年來的最高水平﹐1月份的升幅為7.1%。食品價格是推動消費者價格指數上漲的主要因素。人民幣走強能夠降低進口成本﹐從而抵消掉一部分通貨膨脹壓力。

Calyon Credit Agricole CIB的經濟學家賽巴斯蒂安•巴比(Sebastien Barbe)認為﹐中國央行擔心食品價格的上漲有可能演變成物價全面上漲。他說﹐工資水平增長強勁﹐為此中國政府不得不出台更多緊縮措施以避免流動性過剩。

不過人民幣近來的升值主要還是由美元貶值造成的。美元兌歐元和日圓匯率今年迄今已分別下跌了近8%和11%﹐這主要歸因於正在步入蕭條的美國經濟以及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為應對不斷惡化的信貸危機而大幅降息。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經濟學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上週在發給投資者的一份報告中說﹐建立在一種不斷貶值貨幣基礎上的溫和升值不是升值﹐其實是一種貶值。

而人民幣兌歐元匯率今年以來貶值了約4%這一事實恰恰為他的這個說法提供了佐證。

鑒於歐盟目前已超過美國成為中國商品的最大出口目的地﹐人民幣兌歐元匯率的上述變動對減少中國的貿易順差當然於事無補﹐也無法減緩外資湧入中國的勢頭﹐當然也無法扭轉中國的流動性過剩局面。

根據巴比的統計﹐自中國2005年7月改革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以來﹐人民幣的貿易加權匯率僅上升了4.2%。而在此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則上升了15.6%。

鮑爾森將於下週二抵達北京開始為期3天的訪問。他將與王歧山等中國領導人舉行會晤﹐王歧山本月早些時候剛剛接替吳儀成為分管外貿工作的副總理。鮑爾森還將就美中兩國在能源和環境政策上開展合作的主題發表演講。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專家意見 pangpanghome on 30 Mar 2008

買 股 票 的 原 因

置 業 對 不 少 人 來 說 是 一 項 大 型 投 資 , 除 了 置 業 外 , 買 股 票 也 是 一 般 人 的 普 遍 投 資 , 究 竟 購 買 上 市 公 司 股 票 是 甚 麼 行 為 呢 ?
一 間 公 司 起 初 可 能 是 私 人 性 質 的 業 務 , 資 金 需 求 有 限 。 當 業 務 發 展 至 一 定 規 模 時 , 如 果 要 擴 展 , 向 銀 行 借 貸 未 必 可 行 , 原 因 是 金 額 很 大 , 銀 行 要 承 受 的 風 險 相 當 高 。 以 私 人 渠 道 向 股 東 集 資 也 未 必 奏 效 , 除 了 股 東 的 來 源 有 限 外 , 所 籌 集 的 資 金 也 是 很 小 數 目 。 於 是 在 股 票 市 場 , 向 來 自 不 同 地 方 的 股 東 集 資 是 一 個 有 效 的 方 法 , 而 集 資 額 也 可 以 動 輒 以 億 元 甚 至 是 十 億 元 計 。

股 東 有 權 監 察 管 理 層
股 東 可 以 是 一 般 的 投 資 者 , 俗 稱 散 戶 , 又 或 是 一 些 基 金 、 富 豪 等 , 他 們 的 行 為 也 大 同 小 異 , 即 提 供 資 金 予 一 間 公 司 作 發 展 , 本 身 的 身 份 就 是 老 闆 之 一 , 有 權 利 分 享 利 潤 , 也 有 權 利 參 與 公 司 的 重 要 決 策 , 例 如 收 購 合 併 等 事 宜 。 當 然 最 後 的 結 果 將 視 乎 股 東 手 上 的 股 份 數 目 。
讀 者 可 以 參 考 領 匯 房 地 產 基 金 , 大 股 東 不 滿 意 原 管 理 層 的 策 略 及 表 現 , 於 是 陸 續 更 換 管 理 層 。 和 其 他 的 生 意 投 資 一 樣 , 股 東 重 視 的 是 利 潤 及 回 報 。 如 果 投 放 資 金 的 回 報 不 理 想 , 股 東 大 可 把 資 金 放 於 別 處 。
做 生 意 必 須 留 意 生 意 的 表 現 , 把 資 金 購 買 上 市 公 司 的 股 票 就 如 做 生 意 , 有 些 人 只 集 中 於 買 賣 生 意 而 忽 略 生 意 的 長 遠 價 值 及 表 現 , 對 於 公 司 所 參 與 的 業 務 不 聞 不 問 , 更 不 用 說 , 會 否 留 意 作 為 老 闆 應 負 的 責 任 。

讀 年 報 了 解 公 司 優 劣
要 把 生 意 做 好 , 你 便 要 看 財 務 報 告 , 上 市 公 司 會 定 期 公 佈 業 績 及 發 表 財 務 報 告 , 向 投 資 者 對 投 入 資 金 的 表 現 作 一 個 交 代 。 投 資 者 也 要 分 析 管 理 層 的 回 顧 , 公 司 未 來 的 策 略 與 優 勢 , 營 運 數 據 及 可 分 配 得 的 利 潤 。 此 等 資 料 都 可 以 在 上 市 公 司 的 年 報 內 找 到 。
不 少 投 資 者 沒 有 看 年 報 的 習 慣 , 更 可 能 不 知 道 作 為 股 東 是 有 收 取 年 報 的 權 利 。 這 無 疑 是 送 錢 與 別 人 做 生 意 而 不 理 成 敗 , 是 不 正 常 的 投 資 行 為 。
香 港 浸 會 大 學 會 計 及 法 律 系 講 師 李 兆 波

中央政策 & 專家意見 & 房地產 trader on 27 Mar 2008

中國房地產業狂歡結束

就在半年前﹐中國的房地產開發商們還沉浸在一場採購狂歡之中﹐一門心思想著如何大肆舉債以盡可能多地屯積更貴、更多的土地。

然而轉眼間一切都變了。

進入今年第一季度﹐這些開發商已陷入重重圍困之中。一方面﹐中國許多關鍵市場的房地產價格開始顯露頹勢﹔另一方面﹐資本市場也對開發商們的融資需求報以冷臉。眼下中國的物價漲速之快乃近10年來所僅見﹐為了抑制通貨膨脹﹐中國政府正大張旗鼓地遏制銀行新增貸款。

去年大肆舉債的那些公司如今都陷入了周轉不靈的窘境﹐無法去開發他們先前屯積的土地。更要命的是﹐政府也在收緊套在開發商脖子上的絞索。今年初﹐政府表示要動用稅收和行政沒收等手段打擊屯積土地的行為。

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Jones Day)駐北京的大中華區建築及工程爭議解決業務主管艾浩利(Ashley Howlett)表示﹐房地產業耀武揚威的日子已經結束。他透露﹐最近幾個月中國客戶一直在向他徵詢尋找替代融資渠道的意見﹐例如找一家國際房地產基金合資成立私人股權投資公司﹐或是從外資銀行那裡爭取信貸額度。

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Evergrande Real Estate Group Ltd.)便是這場“環境驟變”中的最新一個犧牲者。該公司原打算通過在香港首次公開募股(IPO)籌資22億美元﹐但上週卻宣佈暫緩上市﹐理由是“市況波動”。

恒大地產上市擱淺折射出許多中國開發商如今面臨的困境。儘管股市動蕩不安﹐但負債累累的開發商除了尋求上市外卻別無選擇。恒大地產原準備將上市融資的一半以上用來為去年的瘋狂置地買單。

恒大地產在招股說明書中稱﹐本公司債務比例過高﹐現金流狀況惡化會對公司的償債能力和持續經營構成實質性的不利影響。不過該公司並未透露暫緩IPO後如何籌措資金。

即便是實力雄厚的公司也不得不抑制一下自己的擴張雄心。香港市值最大的中資房地產開發商──碧桂園控股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Holdings Co. Ltd.)在去年末取消了15億美元的發債計劃﹐到今年1月份恢復該計劃時﹐發債規模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一﹐而且還改為成本高許多的可轉債。

而北京的商務樓和住宅開發商SOHO中國有限公司(Soho China Ltd.)也因為國內股市走軟而在最近放棄了A股上市計劃。該公司董事長潘石屹接受《上海證券報》採訪時表示﹐中國房地產公司將“進入前所未有的融資艱難期”。

在資本市場蒸蒸日上和房價飛速上漲的鼓舞下﹐去年中國房地產業掀起了一場圈地熱。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駐新加坡分析師托德•舒伯特(Todd Schubert)稱﹐去年的那種“模式”是建立在房價漲速超過地價漲速的基礎上的。

當時房地產公司越是積極圈地﹐就越是能得到投資者青睞﹐這便鼓勵了開發商不計成本地不斷增加土地儲備。舒伯特稱﹐如今房價上漲受阻﹐同時資金來源日漸匱乏﹐遊戲也該結束了。

那些極度擴張並且負債累累的開發商正在四處籌措建設資金。艾浩利稱﹐某些情況下﹐開發商反倒被自己屯積的大量土地所拖纍。

如果在幾個月前﹐他們也許還有機會從資本市場撈上一把。據Thomson Financial的統計﹐2007年大陸房地產業在香港上市共募集資金76億美元﹐是2006年的七倍。而且中國監管部門似乎也願意向大陸開發商敞開上市的大門。然而隨著股價不斷下滑﹐投資者信心受挫導致開發商的上市計劃與其他行業的IPO一道陷入風雨飄搖之中。與此同時﹐到海外市場發行美元債券的路也不好走。

壞消息並不止於此。中國房價泡沫經過多年的膨脹後﹐開發商將遇到一場大範圍的房價逆轉﹐特別是在許多大開發商盤踞的華南地區。中國的超級開發商──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China Vanke Co.)董事長王石在最近幾個月出人意料地將新樓盤價格大幅下調。他最近還在電視訪談節目上建議大家等3、4年後再買房。

為了抑制房價﹐去年中國政府提高了購買第二套住房的抵押貸款首付比例並上調了房貸利率﹐導致購房成本增加。此外﹐政府還推出了限價房﹐這會進一步助長房價的回落。

中國海外發展有限公司(China Overseas Land & Investment Ltd.)董事長孔慶平上週承認﹐在上述各種因素的影響下﹐今年中國房地產業將進入困難時期。不過他認為﹐某些一線城市房價回落多達三成不過是此前幾年房價過度上漲後的“理性回歸”﹐而不是王石所稱的“拐點”。

在前景難測的情況下﹐投資者開始更仔細地審視開發商們的財務狀況。領盛投資管理(證券)(LaSalle Investment Management Securities)副總裁楊書健(Victor Yeung)稱﹐投資者尋找的是那些資金充裕、且項目開發鏈條能不斷帶來新收入的公司。領盛投資管理(證券)持有95億美元的全球房地產股資產。

楊書健表示﹐一些資本充裕的開發商將免受市場大滑坡的衝擊﹐並在其他同行陷入困境時取得發展優勢。在中國超過五萬家房地產開發商中﹐上市的不過幾十家。而這些眾多的開發商大部分是只經營一兩個項目的小公司﹐他們在國家抑制信貸的政策影響下是最不堪一擊的。

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駐香港副總監符蓓在2月27日發佈的房地產開發商評級報告中稱﹐許多中國的房地產開發商將在今年受到打擊﹐雖然標普仍看好這個行業的長期前景﹐但許多規模小、資金少的公司將無法度過這場寒冬﹐享受不到未來的果實。

中國資金實力最為雄厚的開發商之一中國海外發展有限公司表示﹐準備通過收購、協議轉讓和合資等方式在今年增加土地儲備。該公司H股價格在週二上漲9.7%﹐報12.68港元(合1.63美元)。在標普的評級中﹐該公司的財務評級處於中國開發商中最高之列。

花旗投資研究(Citi Investment Research)中國房地產業分析師Tony Tsang將中國海外發展和另一家全國性的大型開發商華潤置地有限公司(China Resources Land Ltd.)列入了自己的推薦股名單。他表示﹐在政策緊縮時期﹐全國性的大型公司仍有能力實現穩健增長﹐而其他小開發商則可能成為犧牲品。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