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中國大陸 trader on 30 Jan 2008

中國投資者著眼應對股市寒流

那些對中國股市有疑心的人預計今年大市會進一步走淡﹐而投資者對去年那種”來者不拒”的心態也產生了動搖。

一直以來﹐中國股市就如亞洲的世外桃源﹐哪怕是在美國次級債危機和經濟衰退恐慌威脅到全球市場的情況下。然而﹐今年以來中國股市已經下跌一成左右﹐而且在那些唱衰市場的人看來﹐中國股市還會承受更大的壓力。

隨著中國實施緊縮政策來糾正貿易失衡、抑制通貨膨脹並應對美國經濟放緩所導致的出口下滑﹐預計今年中國股市與2007年相比會遇到更多坎坷。

最近席卷大多數亞洲市場的股市風暴給中國市場造成沉重打擊。上週二亞洲股市全線潰退時﹐上證綜合指數繼之前一天下挫5%之後再跌7.2%﹐而香港恆生指數的跌幅更是達到8.7%。而在美國大幅降息之後﹐股市有所回升。上證綜合指數在此之後連漲三天﹐不過一週跌幅仍有8.7%﹐相比之下﹐港股跌幅則只有0.3%。

面對市場的動蕩﹐一些投資者採用了間接“作空”中國公司股票的策略。一般情況下﹐作空的投資者向市場拋售借入的股票﹐期望能在股價下跌時再進行回購。由於中國大陸尚未開放A股的作空交易﹐於是部分投資者便作空跟蹤A股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其他投資者則作空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股票(香港有一批股票可以作空)。

不過﹐也有其他投資者把希望寄托在了中國本土消費者身上﹐背靠一些更具抗跌性的板塊堅守著多方陣地。

中國目前的通貨膨脹率已達到11年來的最高水平﹐並令中國決策者深感頭痛。在對歐美出口放緩之際﹐任何抑制通脹的措施﹐如人民幣升值、提高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或是加息﹐都將會對中國經濟造成更多損害。

Louis Capital Markets的羅伯特•范•巴騰博格(Robbert van Batenburg)稱﹐在過去﹐中國可以自力更生解決問題﹐但在全球經濟降溫之際﹐要在這種進退兩難的局面下拿出辦法來並非易事。Louis Capital Markets是一家經紀機構﹐客戶包括對沖基金。巴騰博格本人是最不看好中國股市的那一批人之一﹐他預計今年滬深兩市將在1月22日的基礎上再下跌20%至50%。他表示﹐若再考慮到奧運會之後中國的基礎建設降溫﹐“過度膨脹的中國股市將出現重大回調”。

考慮到200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預計將增長10.5%左右﹐中國經濟陷入低谷的可能性很小。但經濟降溫的任何跡象都會在公司盈利和股市中反映出來。高盛(Goldman Sachs)最近將2008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測由10.3%下調至10%。

公司盈利面臨的另外一大威脅在於投資收入減少。去年上證綜合指數的全年漲幅達到96.7%﹐而今年重現這一輝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廣告Asia Pacific Asset Management董事詹姆斯•切恩賽德(James Chirnside)表示﹐有些中國上市公司的收入中有三分之二來自於投資活動。Asia Pacific Asset Management是一家掌管著1億美元的對沖基金﹐其資產包括與中國有關的股票。切恩賽德稱﹐這一問題令我感到擔心﹐特別是如果股價不再上漲﹐公司盈利也會隨之減少。

一些還不願意減少A股持倉的投資者則通過作空的辦法來實現保值。巴騰博格認為作空跟蹤A股市場的ETF將有利可圖﹐例如i股新華富時A50中國指數基金(iShares A50 China)﹐或是滬深300中國指數基金(CSI 300 China ETF)。

Pacific Sun Investment Management駐香港基金經理安迪•曼特爾(Andy Mantel)就正在作空香港上市的中國銀行股。由於中國政府在收緊銀行的放貸能力﹐因此他認為銀行股價格將下跌。此外﹐銀行股還面臨著投資收入減少的風險。目前在H股中可以作空的銀行股包括中國建設銀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中信銀行(China Citic Bank)和招商銀行(China Merchants Bank)。

荷蘭銀行(ABN AMRO)分析師劉鳴鏑(Wendy Liu)認為﹐中國銀行股目前跌幅過大﹐許多銀行已從去年10月份的高點回落三成以上。如果政府方面出台更嚴厲的信貸調控措施﹐受沖擊的更有可能是那些規模較小的銀行﹐而大銀行則因為獲得存款的途徑更多而不會受到太多影響。

至於那些不願作空的投資者﹐則可以轉戰不受全球經濟景氣影響、因而更具抗跌性的板塊﹐即那些以收入不斷增長的中國消費者為目標的公司。

曼特爾表示﹐中國老百姓逐漸富裕起來﹐消費欲望也日趨強烈。他目前持有中國綠色食品(China Green)之類的食品板塊股票。隨著老百姓收入增長﹐生活日益繁忙﹐預加工食品的需求在不斷增加。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專家意見 pangpanghome on 29 Jan 2008

《財經觀點-雷賢達》中國市場響起警號

《財經觀點》平安保險    1月18日通過規模龐大的再融資計劃,擬公開增發不超過12億股A股,及發行不超過412億元人民幣的可轉換公司債券。兩項再融資總額將達1500億元左右。集資金額巨大,是A股市場史無前例的,更遠遠超越任何一間新上市公司以往的集資金額,亦是平保上市時集資額的3倍。

為什麼有這個集資計劃,現在不需作任何猜測,因為公司集資總有其理由,也是為將來股東高回報作出部署。但是,此次集資對那些投資於A股市場的投資者來看,無疑是給出一個喚醒的訊號──WAKE UP CALL。

*平保融資方法為A股市場帶來大轉變*

首先,A股市場的高估值是上市流通量相對較低所造成的。尤其是過往,中國企業先在H股上市,當回歸A股時,A股發行量普遍比H股發行量相對較少,如平保04年以10﹒33港元發行13﹒88億H股,07年以33﹒8元人民幣發行11﹒5億A股,兩者相差近2﹒4億股,而目前平保無限制A股是8﹒05億股,H股逾25億股。

當估值相對高時,對公司集資是有利的,將來投資低估值、低市盈率的公司,會為股東帶來好的收益,這是理所當然的,作為公司管理層一定是盡量利用好時機和高估值進行集資,為長遠發展鋪路。但是,平保今次這樣的融資做法,將為A股市場的未來趨勢帶來很大的轉變。

內地監管部門以往對國有企業減持國有股是非常小心處理的,因為擔心會影響市場估值,當局均會預先訂好計劃和比例,但平安今次集資額超過發行股本的約16%,流通量因而大幅增加,很可能造成股價短期下跌壓力。

其次,平保此次增發A股發行價格將不低於公告招股意向書前20個交易日公司A股股票均價或前1個交易日的A股股票均價進行定價,但目前仍不清楚公告招股意向書日子的準則,就算以市價之均價作為增發價,也是非常例,因為根據過往的習慣,大額集資,其認購價要比過往的市場平均價為低的,但今次安排有點出人意料,所以對市場的衝擊可以理解。

*平保集資有助長遠收窄AH差價*

另外,今次平保集資是有助長遠收窄AH差價的。原因為A股發行量大增,長遠來說,對中國投資者有利,因將來中國投資者可用較低價值進行A股投資,而不須用A股溢價買入A股。我一向認為,中國投資者投資本地企業要用高於外國投資者的成本是不合理的現象,本地投資者始終是長期的持有者,他們一定堅持長期投資在本地市場。AH價格拉近,甚至將來倒過來,H股出現溢價,這趨勢有擴大的推動力。

平保此次集資行動對同行企業的影響也是不容低估的,平保大跌之下,整個保險行業的估值有可能再調整,國壽、太保不可能獨善其身,而太保計劃將在H股上市,對其之影響也可能很大。

我的建議是,投資者重視企業基本面價值,長遠價值,而不應追求供求不平衡,流通量不足所形成的高溢價。不少人認為,高溢價不是大問題,但事實上高溢價是需要持續盈利大幅上升去維持的,一但出現短期盈利增長放緩,對投資者就很不利。《資深基金業人士 雷賢達》註1:本文為個人觀點,並非任何勸誘或投資建議。註2:本文由雷賢達先生口述,《經濟通通訊社》記者蔡苑筠筆錄註3:該稿件已於上午刊登,此乃重發。

 (經濟通)

日本 & 美股 & 貨幣 trader on 29 Jan 2008

美元會成為下一個日圓嗎﹖

美國的金融危機開始變得像日本金融危機一樣可怕了﹕持續數年的房地產泡沫終於破裂﹐各大銀行呆帳纏身﹐政府為刺激不斷放緩的經濟而持續下調利率。

事態的發展令一些匯市交易者提出了一個從前難以想象的問題﹕美元是否會逐漸變成“西方的日圓”﹐成為融資套利交易的目標﹖

其他央行都不願像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一樣大幅減息。在歐洲等地﹐央行行長更擔心的是通貨膨脹﹐而不是經濟崩潰。這種政策上的差異可能會使美元成為世界上收益較低的貨幣之一﹐同時成為投資者們所謂融資套利交易的目標。在這種交易中﹐投資者借入低收益貨幣﹐用來買入以高收益貨幣計價的資產。

多年來﹐因日本實行超低利率﹐日圓一直是融資套利交易的目標。瑞士法郎也是如此。如果Fed繼續減息﹐從事融資套利交易的投資者可能會紛紛搶購美元﹐進而對市場和經濟造成嚴重影響。

RBS Greenwich Capital的國際戰略師艾倫•魯斯金(Alan Ruskin)說﹐目前美元看上去像是一種低收益貨幣。如果美國聯邦基金利率降到3%以下﹐那麼美元就會真正成為低收益貨幣。

如果美元成了融資套利交易的目標﹐Fed工作的難度將會更大。融資套利交易的目標面臨著持續不斷的賣出壓力──交易者基本上都認為美元會走低。美元走低可能會造成進口成本上升﹐進而喚醒通貨膨脹這只“猛獸”。不過﹐如果Fed為減緩通貨膨脹而上調利率的話﹐可能會威脅到經濟增長﹐導致一波又一波的市場動蕩﹐而每一次動蕩都會使美元受到衝擊。

廣告不過情況是否會真的如此還很值得懷疑。如果海外經濟受挫程度加深﹐那麼這些國家也可能會下調利率﹐進而縮小與美元利率之間的差異。這從某種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2001年美國經濟衰退後﹐Fed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到1%﹐但美元並沒有因此變成融資套利交易的目標。

美國經濟及其銀行系統對危機的適應能力一直都比懷疑者們預期的要強﹐因此美國很可能會比日本更快地調整過來。除此之外﹐貿易也是一個決定性因素。美國的貿易逆差由來已久﹐是源源不斷的海外投資使美國實現了國際收支的平衡。美元走軟會推高海外投資的回報﹐進而吸引大量外國投資者﹐從而支撐美元不再下滑。不僅如此﹐因為外國政府持有數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而且大部分全球貿易都以美元計價﹐所以很多利益相關方都會努力避免使美元成為融資套利交易的目標。

研究公司Foreign Exchange Analytics的大衛•吉爾莫(David Gilmore)說﹐內在的各種機制可以使美元避免成為融資套利交易的新目標。

不過﹐危機往往會給金融體系帶來巨大變化。日本的銀行危機使得日本的利率十多年來一直處於超低水平。1997年到1998年﹐新興市場發生的危機使新興市場國家積累起巨額外匯儲備。到美國的銀行危機解決時﹐美元可能會與現在有天壤之別。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