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美股"



中國大陸 & 美股 & 金融 trader on 11 Jul 2011

怎樣做空中國

要是中國經濟急劇放緩﹐投資者可以做怎樣的準備?

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健康狀況、北京能不能控制通貨膨脹以及政府債務的真實水平﹐正引起越來越多的懷疑。中央政府上週披露﹐地方政府欠債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四分之一。很難想象這些債務中有很大一部分不會淪為壞賬。

因為這一切﹐怎樣做空中國﹐正在吸引新的關注。

依靠做空中國獲利的熱門途徑已經人滿為患。一些對沖基金借入赴美上市中國公司(其中很多都存在審計或治理問題)的股票以圖在這些股票後來的下跌過程中獲利﹐結果在近幾個月賺了大錢。

一些人說﹐這些容易賺到的錢已經被人賺了。更重要的是﹐做空這些股票利用的概念實際上不是中國經濟的整體狀況﹐而是具體的公司危機。一部分投資者正在做空那些投資於中國滬深A股市場的交易所交易基金。A股市場以人民幣計價﹐受到嚴格限制。做空的具體辦法是借入證券賣出﹐利用其跌勢獲利。但作為這些證券基礎資產的A股已經受到沖擊﹐主要股指較2009年8月份達到的金融危機以來最高水平下跌將近20%。空頭做空赴港上市中國公司股票更加便利﹐其中一部分人已經針對恒生指數(Hang Seng Index)或個股建立了空頭頭寸﹐但這個市場的中國股也已經被壓得很低。

不過要利用中國經濟崩潰獲利還有其他辦法。雖然股市不振﹐但貨幣和大宗商品行情取決於中國對全球需求的巨大影響力﹐它們的價格仍然處在顯示一切平安的水平。和全球金融危機時期的低點相比﹐澳大利亞元對美元飆升75%﹐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煤炭、天然氣和其他資源的需求。在大宗商品價格已經回落的時候﹐澳元仍然出人意料地接近於歷史最高水平。

加拿大元也可以成為利用中國經濟放緩獲利的具體途徑﹐只是這個途徑不那麼顯眼。如果對美國和歐洲持悲觀態度﹐因此預計對中國出口產品需求將會疲軟﹐做空加元就更為適合。和澳大利亞一樣﹐如果中國的石油、天然氣和礦產消耗量減少﹐加拿大也會承受痛苦。如果中國的進出口雙雙下降﹐那麼它用來購買加拿大國債的資金也會減少。目前對美元仍較金融危機低點高出27%左右的加元﹐可能就會因此受到打壓。

看空加元比看空澳元的代價要更低一些﹐原因之一是加拿大的利率沒那麼高﹐利率是為掉期和期權等貨幣押注活動定價的主要成本因素。還有銅。中國是這種紅色金屬的頭號消費大國﹐建築物中的管道和電線都需要用到銅。銅也因此成為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一個指標。較為疲弱的中國採購經理人指數發佈後﹐倫敦三個月期銅價格上週五最低跌至每噸9,345美元﹐低於週四的每噸9,429美元。但目前的銅價仍是2008年末的兩倍多。花旗集團(Citigroup)駐新加坡策略師佩雷特-格林(Patrick Perret-Green)指出﹐上一次中國採購經理人指數處在目前的低迷水平50左右時﹐銅價更接近每噸7,000美元。

做空中國的另一種途經是押注中國經濟減速會波及企業界。經營倫敦資產管理公司Eclectica Asset Management的亨得利(Hugh Hendry)建立了不同尋常的做空中國的頭寸﹐大舉買進了那些他認為會受到日本向中國出口減速影響的日本公司的信用違約掉期。中國目前是日本最大的貿易伙伴。

勝算最小的也許是押注人民幣下跌。押注人民幣下跌的交易最近也吸引了一些人﹐他們願意挑戰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只會升值的大眾看法。銀行業人士說﹐對沖基金正在以低廉的成本建立做空人民幣的頭寸﹐如果人民幣突然下跌﹐這些頭寸將獲得暴利。但人民幣目前不可自由兌換﹐中國政府在必要時有很大的餘地來控制匯率﹐其外匯儲備高達3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GDP的51%。不難想象﹐即使中國經濟受挫﹐人民幣匯率也很可能不會受到影響。正如一位銀行業人士說的﹐押注人民幣下跌的成本很低﹐這也是有原因的。

過去一年多來﹐看空中國的人不斷增多。對沖基金經理查諾斯(James Chanos)去年初因質疑中國經濟基本面遭到公開抨擊﹐他斷言中國處於受信貸推動的房產泡沫中。近來有更多的人同意他的觀點。他們的觀點可能並非完全正確。有關中國的負面傳聞可能最終只是暫時的﹐做空中國來獲利的機遇也許已經過去。

其實﹐有些分析師堅持認為﹐中國股票價格已經被壓得很低﹐現在是觸底反彈的時候了。蘇格蘭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預測﹐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中國指數(MSCI-China index)2012年可大漲至多80%﹐因為在明年中國領導班子換屆之前﹐北京方面會轉向促進經濟增長的政策。

中國曾在過去多次證明那些唱空中國的人錯了。而即使中國的狀況真的變壞﹐其過程可能也比一些人所認為的要長。投資者的看法即便是正確的﹐但如果時機不對﹐在坐等自己的看法得到證實的過程中﹐可能就會賠掉很多錢。

跟長期看好中國的人一樣﹐看空者或許應該培養出一種技能:耐心。 << Peter Stein - WSJ >>

中國大陸 & 專家意見 & 經濟 & 美股 trader on 25 Oct 2009

美國重蹈英國覆轍﹖中國取而代之﹖

美元過去幾週里的大幅下挫令人對美國作為全球經濟主導力量的地位倍感焦慮。與這種恐慌密切相關的是對中國崛起及中美兩國關係日益複雜的擔憂。現在﹐許多人都認識到﹐中國是債台高築的美國政府最大的債權人。它持有近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並向美國私營企業投資了數千億美元。即使人們普遍認識到了這些事實﹐但決策者和專家仍繼續低估了這種關係的廣泛影響。

看看1946年發生的情況吧﹐當時資金短缺的英國向美國尋求貸款。在30多年的時間里﹐英國一直被德國崛起的威脅所消耗。經過了兩場世界大戰和失去的數百萬條生命﹐英國的國庫在這個過程中也幾乎消耗一空。英國倖存了下來﹐但卻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儘管這個世界強國擁有強大的軍隊以及令人艷羨的全球商業中心的地位﹐但在1946年初﹐英國政府卻在其金融負債方面面臨嚴重的違約風險。因此它像此前10年里所做的一切一樣﹐轉向最親密的盟友尋求援助。它要求美國提供50億美元50年內償還的無息貸款。儘管這些條款今天看來非常慷慨﹐但這種融資在當年幾乎屬於慣例。不過令人感到驚訝和震驚的是﹐美國拒絕了這個要求。

無法接受拒絕的答復﹐英國方面解釋說﹐除非它獲得資金﹐否則政府將會破產。美國則提出一系列條件。它們願以2%的利率提供37億美元貸款﹐英國政府需要遵守1944年的佈雷頓森林體系計劃﹐即讓美元﹐而不是英鎊成為全球匯率的基準﹐並要求英國實現英鎊的自由兌換。更重要的是﹐英國需要結束其帝國優惠制﹐這意味著進出印度等殖民地的商品將沒有更高的關稅等徵稅。這些已不是單純的金融處罰:所有這些措施將意味著大英帝國的終結。兩年之內﹐英國離開了印度﹐並逐步在整個亞洲和非洲結束了殖民統治。由於無法在經濟上與美國競爭﹐也不能再從殖民地的貿易中受益﹐英國軍力下降﹐商業萎縮。它從全球強國的地位迅速下滑﹐陷入了幾十年的經濟困境。到20世紀80年代﹐英國終於成為一個繁榮的國家﹐但與其鼎盛時期已不可同日而語。美國取代英國成為了西方的代言人。正如英國官員沙克伯勒(Evelyn Shuckburgh)在40年代末時所說的﹐我們不可能不認識到已經成為了次要角色。而這正是美國所希望的。幾十年來美國一直在支持英國﹐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成為了英國的銀行家和製造商﹐到了二戰結束時﹐美國希望完全取代大英帝國了。貸款上的要求提供了一個借口﹐但當時實力的天平已經傾斜﹐英國已經無力扭轉這種趨勢了。

最遲﹐中國的經濟規模可能會在2030年能超過美國﹐儘管在此後的許多年里﹐中國在人均基礎上依然會是一個更為貧窮的國家。軌跡可能會改變﹐但美國金融系統最近的危機只會加快中國的崛起。

鑒於大英帝國消亡的教訓﹐將目前的政策建立在中國將在取代美國前遭遇重大困難的假設上是愚蠢的做法。儘管美國目前的債務水平仍在可控範圍內﹐事實上把中國與美國經濟以一種在有些人看來對雙方都有利的方式聯繫到了一起﹐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的利益永遠是同步的。在這方面﹐與英國的比較也是清醒恰當的。幾十年來﹐英國與美國保持著互惠互利的關係﹐儘管美國人不滿被當作小弟弟看待。隨著戰前緊張局勢的蔓延﹐英國人被迫應付德國這個更直接的威脅﹐但最終是美國給了英國最致命的一擊。除了半個多世紀以前的英國﹐美國還沒有遇到過真正的經濟對手。如今的美國同處於頂峰時期的英國一樣不習慣於全球經濟競爭。美國看來常常對經濟競爭的要求反應遲緩和準備不足。

美國要想避免重蹈英國覆轍、迎接中國挑戰的唯一辦法是重振經濟活力。這是一個需要付出多年的努力﹐必須主要是通過創新而不是立法加以解決。美國需要依賴於許多公司在全球的成功重組其國內經濟。它必須把重點放在新產品的發明和新思想的建立上﹐而不是捍衛以前的陳舊的產業。在醫療衛生和氣候變化問題上爭執不休無疑是分不清輕重緩急。

中國的蓬勃發展是因為它充滿渴望和活力、害怕失敗﹐並相信它應該成為世界上的主導力量。這也是美國在一個世紀前壯大的原因。今天﹐美國人身上的這種渴望和活力看上去弱於他們對世界不與其合作而產生的急躁感。美國的危險在於﹐只是因為它曾是世界舞台上的主要國家﹐它就認為自己必須繼續如此。這會重蹈英國的覆轍。 (WSJ - Karabell)

專家意見 & 經濟 & 美股 trader on 15 Jun 2009

本輪牛市能持續多久?

許多投資者現在都把3月初以來美股的反彈稱之為新一輪牛市的開始。但它可能只是本世紀初以來長期熊市的一時回光返照。如果市場要出現多年的上漲,投資者可以更加大膽地買進股票。如果熊市將再度來臨,讓股價進一步走低,那投資者就需要小心謹慎了。

歷史數據和仍陷入困境的經濟看來是指向了後者,名為長期熊市中的周期性牛市。目前,股市完全處於牛市區域,盡管許多投資者因為總體上依然虧損而不這麼認為。

在去年下跌了33.8%之後,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上周已較3月9日創出的12年收盤低點上漲了34%。標準普爾500指數較當時創出的低點已上漲了近40%。對牛市的傳統定義是從低點上漲20%,而熊市則是從高點下跌20%。但道瓊斯指數仍比2007年10月的創記錄高點低了38%,標準普爾指數仍比其歷史高點低了近40%。甚至那些認為更加穩定的經濟和大量處於觀望狀態的現金將推動市場走高的人也依然謹慎。

資產管理公司Neuberger Berman的高級投資組合經理佩德威茲(David Pedowitz)說,我們在經濟領域面臨非常巨大的阻力。他說,消費支出依然不振,制造業的產能明顯過剩。佩德威茲說,與這種背景形成反差的是,對利潤出現更大反彈的預期可能要高於現實的可能。

在2001年底,市場分析和資金管理公司Ned Davis Research就提出了股市已進入到長期熊市中的觀點,即股市將會長期持平或下跌。隨著股市跌至10年前的低點以下,這個觀點去年秋季引起了重視。Ned Davis認為這是1900年以來的第四個長期熊市。從1966年持續到1982年的上一輪熊市是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採取積極措施遏制通貨膨脹後結束的。

這些“長期”的周期要持續很長時間;長期牛市持續6至24年,熊市持續13至16年。在這些大周期內是許多的周期性牛市和熊市,自1900年以來每次都有30多個。(Ned Davis用自己的標準判定周期性牛市或熊市,主要是按照30%的波動。)在一個長期的牛市中,其中的周期性牛市(或短牛市)平均上漲110%,持續近3年時間。不過,在長期的熊市中,周期性牛市平均上漲64%,通常都在1年半時間內結束。這可能意味著目前的反彈還能持續一年多點時間,但漲幅已經實現了一多半。盡管如此,股市可能不會重新跌至今年3月份的低點。比如,在上世紀70年代,股市在1974年創出了低點,但在1982年上漲前還出現了3次周期性熊市。

Ned Davis Research說,3月9日以來股市的上漲符合牛市的標準,但該機構並不認為最近的低點標志著向新的長期牛市的轉變。這其中的原因之一是,按照該機構的計算,市場估值在拋售期間的跌幅不夠大。為了計算市盈率,Ned Davis關注公布的收益數字,而不是提出了許多一次性沖銷的經營利潤。此外,它的研究人員還避免了負收益扭曲市盈率這種復雜情況,將重點放在了標準普爾500指數成份股的中值市盈率上。根據這種方法,標準普爾指數的市盈率在3月初跌到了12倍左右,目前略低於16倍,而最近40年來的市盈率中值為16.5倍。Ned Davis的首席投資策略師海耶斯(Tim Hayes)說,在上世紀70年代時,市盈率跌到了10倍以下,並一直持續到了1982年。他說,本輪的長期熊市已處於成熟期,但還可能再持續幾年。海耶斯說,目前的牛市可能會延續到明年,但隨後會因加息和通脹而轉向。最終,通貨膨脹率的大幅上升可能會提振收益,但壓低股價,令市盈率達到或許標志著新一輪長期上升趨勢開始的水平。與此同時,海耶斯說投資者可能希望關注他們眼中已持續了7至9年的大宗商品長期牛市。他說,我們建議持有一些與大宗商品和黃金有關的投資。

至少就目前而言,認為現在是長期牛市的人少之又少。這其中包括資產管理公司Wells Capital Management的首席投資策略師鮑爾森(James Paulsen)。即使在去年市場崩盤時,鮑爾森也基本持樂觀態度,他的理由之一是美國經濟比人們普遍認為的更為健康,同時出口將提供比過去更有力的推動作用。與此同時,Neuberger Berman的佩德威茲仍對他管理的部分資金持謹慎態度,盡管他在用另一部分資金在進行更大膽的投資。他說,你希望在進取型和防御型投資組合之間保持一種平衡。他的投資組合保留了大約15%的現金。這會在市場回調,出現某些逢低買進的機會時讓你擁有足夠的資金。他也持有他視為防御類股的股票,如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和甲骨文(Oracle),隨著企業努力在經濟困難時期提高效率,這些公司應會從中受益。他還看好Teva Pharmaceuticals,他認為同該領域中的許多其它公司不同,這家公司將會從醫療改革中獲益。然後,在投資組合的進取型股票方面,佩德威茲持有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以及制造商Danaher和Roper Industries等經濟敏感類股。

投資公司Lord Abbett的市場策略師艾茲拉提(Milton Ezrati)說,目前判斷3月9日的低點是周期性牛市還是長期牛市的開始還為時尚早。他說,這將取決於經濟復蘇的持久性。目前還不得而知。但他認為,一些公司存在機會,比如工業、部分大宗商品和非消費必需品等股票在經濟復蘇的初期表現最好。艾茲拉提說,盡管可能存在短期的調整,但我們會看到這種反彈能夠持續。他說,部分金融類股也存在良好的交易機會,隨著經濟的穩定和對房地產不良貸款的擔憂開始消退,這了股票可能出現反彈。不過,對這些公司基本業務的質疑可能限制今後一、兩年內的股價漲幅。

Neuberger Berman的佩德威茲對投資者有一句忠告:務必確信市場已經教會你謙恭,你知道你不能真正判斷出這是周期性牛市還是長期牛市。 (華爾街日報)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