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油價"



亞洲 & 信貸 & 商品 & 專家意見 & 油價 & 經濟 & 貨幣 trader on 25 Jan 2010

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奇跡即將落幕?

一位研究全球金融危機起因的專家說﹐中國“世界工廠”式的經濟在經過了逾25年的高速增長後﹐當前可能面臨嚴重放緩。

著名經濟學家、作家鄧肯(Richard Duncan)說﹐在全球經濟增長不景氣、美國消費者元氣大傷的情況下﹐中國以製造業為推動力的經濟長期保持增長勢頭的希望甚微。駐曼谷的鄧肯接受MarketWatch採訪時說﹐過去25年中國一直遵循以出口為主導的增長模式﹐而在美國經濟陷入危機之時﹐這種模式也遭遇困境。

鄧肯曾任荷蘭銀行(ABN Amro)駐倫敦全球投資策略負責人。2003年他寫作了《美元危機》(The Dollar Crisis)一書﹐書中警告說﹐全球貿易失衡可能導致金融系統崩潰。鄧肯現在認為﹐中國身陷信貸過度造成的困境。多年的寬鬆信貸和急劇增長的投資流入令中國經濟出現工業產能過剩﹐即產出大於消費的程度。鄧肯說﹐認為中國政府能夠刺激國內消費以填補需求空白的期望注定會落空﹐因中國工資水平太低﹐不足以撐起能使企業實現贏利的需求。除此而外﹐鄧肯還認為﹐在多年的過熱信貸增長後﹐中國恐怕無法避免算總帳的一天。他表示﹐去年迪拜因債務而引發動盪﹐金融史上得以避免受害的國家名單由此縮短了不少。

鄧肯說﹐所有的泡沫都會破裂﹐中國不可能永遠成為例外。鄧肯說﹐面臨經濟增長減緩的不止中國。全球經濟滑坡不僅僅是週期性的﹐而是結構性的﹐因此亞洲大多數依賴出口的經濟體都將陷入困境。鄧肯表示﹐保持本幣對美元的弱勢以提振出口已不再是推動經濟增長的可行選擇。

前路愈加艱險?

鄧肯的新作《資本主義的墮落:全球經濟再平衡與經濟復蘇之道》(The Corruption of Capitalism: A Strategy to Rebalance the Global Economy and Restore Economic Growth)探討了全球金融系統崩潰的原因所在﹐並得出了一些十分黯淡的結論。他說﹐受“貨幣迷幻劑”支撐的全球貿易系統復蘇無望﹐在這裡他借用了上世紀70年代一位法國經濟部長描述金本位終結後的浮動匯率制度的說法。鄧肯說﹐上世紀70年代佈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瓦解為貨幣體系混亂之始﹐而推動美國房價在2006年連創新高的信貸泡沫則是這種混亂到達頂點的結果。2006年美國經常項目赤字膨脹至近8,000億美元。

隨之而來的美國房市崩潰令美國銀行體系受到嚴重沖擊﹐崩潰程度達到了大蕭條時代的水平﹐全球經濟仍在深淵邊緣搖搖欲墜﹐靠著政府救助苦苦支撐。鄧肯認為﹐政府的支持很可能在未來許多年甚至數十年里成為金融體系中的一個恒定組成部分。

鄧肯說﹐在美國和中國可能出現什麼情況的問題上﹐日本是個很好的先例。他說﹐好消息是﹐美國政府應當能夠為巨額預算赤字籌措資金﹐無需增發貨幣﹐並表示日本直到上世紀90年代以後才實現了這一點。這類以赤字支撐的開支尚有喘息餘地﹐令這個曾經的全球經濟發動機獲得大約5-10年的窗口期﹐可以圍繞未來的高科技行業展開調整。他說﹐關鍵在於不能浪費刺激資金。在日本長達20年的危機過程中﹐其國債規模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從65%膨脹至逾200%﹐所籌集的資金大多用於時常被人們斥為“毫無意義”的公共建設工程。這類工程雖然有助於減輕失業﹐但對於修復核心的經濟問題無濟於事。

鄧肯主張向太陽能和生物科技等行業提供大量資金支持。其意義在於讓美國在尖端科技行業擁有無可比擬的領先優勢。也就是說﹐生產全球都有需求而又無法在其他地方以更低價格生產的商品。

風險

那些從經濟全球化中獲益最多的國家反過來也會在這個新的年代面臨最大風險﹐而此時的中國正在一條政策出發點是好的、但存在誤導的危險道路上飛馳。

中國的經濟刺激支出及政府授意下的銀行放貸佔2009年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高達40%﹔僅比美國在二戰最水深火熱時的政府支出比例低幾個百分點。鄧肯說﹐他擔心中國試圖通過加大支出來解決問題的辦法實際上會讓事情變得更糟。他說﹐去年的刺激方案就象給經濟來了杯紅牛功能飲料﹐但它的推動作用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慢慢消退。

鄧肯說﹐這揭示出事態有多嚴重。中國為了保證今年8%的經濟增速﹐需要銀行再將相當於GDP 30%的資金用於放貸。中國財政部長謝旭人本月早些時候表示﹐2010年中國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新華社報導﹐中國2010年將安排中央政府公共投資9,927億元(合1,450億美元)。令人擔心的是﹐支出增加和來自國有銀行的新增貸款將推高產能﹐助長過剩現象﹐並不可避免地造成通貨緊縮。鄧肯說﹐現在中國以如此大的幅度擴充產能﹐卻沒有人願意買他們生產的產品。他補充說道﹐北京方面在評估事態的變化時一定是感到了恐慌。

不過﹐鄧肯也小心翼翼地指出中國並非瀕臨崩潰邊緣。事實上﹐中國資產價格有可能實現進一步上漲。中國大陸、乃至新加坡和香港的股市和房產價格都可能因北京方面的政策響應而延續漲勢。不過﹐為了緩解不可避免的算總帳時的痛苦﹐鄧肯建議中國的中央決策者承認高增長的時代已經過去。最好的辦法是現在開始降低預期值。他說﹐未來十年經濟增速為2%至4%是更現實的。

值得稱道的是﹐中國的債務規模僅為GDP的24%。鄧肯說﹐這就意味著政府可以加大支出﹐為經濟和高水平生活提供支持。

投資前景

鄧肯建議投資者關注的事項之一是人民幣匯率的重估。他說﹐中國將會允許人民幣升值﹐以幫助平息歐美高漲的保護主義風潮﹐這兩地的失業率仍徘徊在百分比兩位數的高位。鄧肯說﹐其他亞洲貨幣的匯率也有可能跟著人民幣水漲船高。

本月早些時候傳來了有關匯率改革的聲音。中國一個政策研究機構建議說﹐中國可以允許人民幣兌美元升值10%﹐並允許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每年上下浮動至多3%。自從2008年年中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直保持穩定。

資產價格前景尚不清楚。鄧肯相信全球地產及股市的未來將取決於政府經濟刺激方案的規模及時機。鄧肯說﹐儘管此前促使一些人買進黃金的通脹擔憂已經過時﹐但由於政府需要舉債支撐經濟﹐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每年金價都會上漲10%左右。

土地是鄧肯推薦的另一個投資領域。他說﹐從長期看來﹐你肯定希望擁有那種不會因政府政策而貶值的資產。

鄧肯的這一建議並不適用於大宗商品﹐特別是原油﹐因為他相信老道的交易員已經把油價炒到了毫無道理的高度。他預計﹐只要政府加大監控衍生品價格的努力﹐那麼大多數大宗商品的價格都將會出現暴跌。

與此同時﹐鄧肯依舊對日本的經濟前景報以悲觀看法﹐即便它已在衰退的泥沼中掙扎了二十年之久。鄧肯說﹐在全球需求低迷、擁有廉價勞動力優勢的中國廠商競爭加劇以及日本本土人口減少的大環境下﹐日本公司不可能有好日子過。鄧肯說﹐沒有長期看好日本工業的理由。他補充指出﹐中國的工資水平大約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Chris Oliver - MarketWatch)

油價 trader on 19 May 2008

美國能源部暫停戰備儲油

在國會通過法案的壓力下,布殊政府16日宣布,從現在起至年底,美國暫時停止增加政府的戰略石油儲存。

數天前,國會通過一項法案,要求布殊總統暫時停止向美國的戰備石油庫注入石油,以促使汽油價格下降。預料布殊將簽署這項法案。能源部表示,該部原來計劃簽署一項合約,從7月1日起到12月底每日向戰略石油庫注入7萬6000桶石油,現在能源部決定停止簽署這項合約,而且能源部還計劃在國會通過的法案成為法律之後,停止履行現有的增加戰略石油儲備的合約。

布殊過去反對暫停戰略石油的儲存,其理由是石油儲存量很小,不會影響石油價格。美國的戰略石油庫設在路易斯安納州和德州的地下鹽洞裡,目前已儲存約七億桶石油,相當於的戰略石油庫儲存量的97%。美國儲存戰略石油,是為了緩和世界石油供給受到重大干擾對美國的衝擊。戰略石油的儲存總量相當於目前美國兩個月的石油進口量。能源部發言人梅根‧伯納特表示,戰略石油庫每天注入約七萬桶石油,還不到全世界每天石油耗量的千分之一,因此對油價不會產生什麼影響。

華克維證券(Wachovia Securities)分析師魏特諾爾也表示,美國暫停儲備戰略石油之後,石油價格可能會暫時下降,但市場的力量又會推動油價上漲,因為投資者現在把石油視為一種資產。 (世界日報)

亞洲 & 油價 trader on 07 Jan 2008

油價高企 中印著手向煤要油

徘徊於100美元附近的高油價給中國和印度等能源消耗大國的經濟發展帶來了威脅﹐面對嚴峻的現實﹐它們把更多目光投向了儲量豐富的煤炭資源。

亞洲各國紛紛研究那些動輒造價幾十億美元的煤轉油設施﹐而採用天然氣或燃油為原料的能源工廠的建設計劃則被擱置﹐因這些原料價格會追隨原油價格走勢。

眼下﹐紐約商交所原油期貨價格已較上年同期上漲了50%多﹐與上世紀80年代初經通貨膨脹因素調整後每桶102.81美元的峰值僅一步之遙。

劍橋能源研究協會(Cambridge Energy Research Associates)煤炭專家吉姆•布洛克(Jim Brock)表示﹐油價在高位停留的時間越長﹐亞洲各國在開發煤炭資源上的動力就越大。布洛克指出﹐以同樣的能源單位衡量﹐煤炭價格還要上漲近四倍才會與當前的油價看齊﹐而這兩種商品的成本差距實際上卻在擴大。

油價近年來的飛漲促使中國決定用煤炭來替代石油。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2006年中國的石油依賴度已從2002年的23%降至20%﹐而同期對煤炭的依賴程度則有所加大。

亞洲的能源消費國之所以對煤炭青睞有加﹐是因為它不像石油那麼容易受到地緣政治動蕩的影響﹐因此價格也不太會出現大幅波動。

英國石油公司(BP PLC)最近發佈的全球能源狀況統計顯示﹐截至2006年年底﹐亞洲已探明煤炭儲量為9,090.6億噸﹐佔全球儲量的三分之一﹐主要分佈在中國、印度和澳大利亞這三個國家。

但是如果亞洲各國增加煤炭的使用可能會損害當地環境﹐對發展中國家來說﹐由於它們無力承擔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技術成本﹐其損害尤其嚴重。

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最近預測稱﹐在2030年之前﹐新增加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主要來自中國。而在印度﹐溫室氣體的產生速度要快於全球其他國家。

國際能源署表示﹐目前中國和印度的煤炭使用佔全球的45%﹐預計在未來20年中﹐它們的新增用煤量在全球煤炭消費總增加量中將佔到五分之四。

雖然美元走軟能稍微減輕油價走高之痛﹐但進口石油價格的不斷攀升仍給亞洲能源消費者帶來了嚴重困擾﹐他們紛紛研究起了建設煤炭液化廠(將煤炭轉化為天然氣和柴油)的可行性。由於中國對進口原油的依賴程度很高﹐石油需求中有將近一半由進口滿足﹐因此﹐用煤炭來生產合成燃料的想法對中國更具吸引力。而且和提煉石油相比﹐用這項技術生成的燃料更為清潔。

神華集團(Shenhua Group)在擁有豐富煤炭資源的內蒙古自治區興建的中國第一座大型煤液化工廠將於今年投產。該廠第一階段的日產能將為2萬桶﹐未來幾年日產量有望達到10萬桶。

中國其他規劃中的煤液化工廠中能看到外國投資者的身影﹐其中包括Sasol Ltd.及荷蘭皇家殼牌有限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等。國際能源署預計﹐到2030年﹐中國通過煤液化方式獲得的石油供應將達到每天75萬桶。

印度也準備行動起來。印度煤炭企業Coal India Ltd.的一位高管上個月表示﹐公司正在和Sasol等幾家煤液化技術供應商磋商設立合資企業事宜。在截至2007年3月31日的財政年度中﹐印度全國產煤4.3億噸﹐其中Coal India的產量為3.51億噸。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