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日本"



中國大陸 & 日本 & 經濟 & 貨幣 trader on 19 Sep 2009

人民幣才是日圓大敵

由於日圓兌美元走強﹐日本公司出口受到沖擊﹐不光是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對中國的出口產品也是如此﹐因人民幣兌美元和其他貨幣的匯率浮動受限。人民幣匯率對日本出口商意義重大﹐因為中國是日本最大的貿易伙伴﹐這兩個亞洲經濟巨頭之間的貿易量大大超過日本與美國和西歐的貿易量。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的亞洲外匯和利率策略師貝內特(Patrick Bennett)說﹐由於中國有關當當局限制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浮動﹐美元兌其他貨幣匯率的變化最終就會影響人民幣和其他貨幣的匯率。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兌美元率在每天宣佈的匯率中間價基礎上浮動0.5%﹐兌其他貨幣匯率則被允許在中間價基礎上浮動3%。

貝內特說﹐就日本對華出口而言﹐中國將從日本進口資本財貨和技術﹐由於中國對日本所提供這些商品的需求彈性較大﹐價格上漲就會成為這類商品出口的障礙。日本出口商正日益將其供應鏈轉移到海外。2009年上半年﹐日本對華出口總額4.44萬億日圓(488.4億美元)﹐超過對美國和西歐國家出口﹐二者分別為3.86萬億日圓和3.34萬億日圓。

中國作為日本出口對象國的重要性也日漸增強﹐因全球經濟危機之後日本對華出口狀況相對較好。舉例來說﹐據日本財務省數據﹐2009年上半年日本對華出口較上年同期下降32.1%﹐而對美國出口下降48.9%。半導體、金屬、機動車、化學品、科學及光學儀器佔日本對華出口商品的很大一部分。在這些與中國關係密切的行業﹐其主要出口商都受到日圓走強的負面影響﹐而上述情況則放大了這種負面影響。

麥格理研究(Macquarie Research)駐東京的汽車行業分析師維根斯(Clive Wiggins)說﹐人民幣兌日圓貶值在戰略上是不利的﹐但不利程度低於一些地區﹐因為日本汽車廠商在華銷售的產品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中國當地生產的。不過有許多部件和其他一些開發成本基本上都是以日圓計算的。維根斯還說﹐雖然應收外匯帳款對沖可能減弱匯率波動的一部分影響﹐但對沖只是短期策略﹐只能保護短期現金流……日本汽車廠商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通過對沖擺脫困境。他說﹐根本的情況在於﹐如果日圓兌其他貨幣走強﹐從長期角度你其實也無能為力﹐只能加大生產本地化﹐過去十年中﹐日本汽車廠商海外生產的增長超過了出口增長。

分析師們認為﹐雖然日圓兌人民幣持續升值可能是做空這些日本出口廠商股票的機會﹐但長期前景無法確定。

法國興業銀行的貝內特將日圓最近走弱的部分原因歸為季節因素﹐比如日本公司匯回海外收入﹐他認為這一趨勢可能逆轉。他說﹐我覺得大家正在習慣美元兌日圓匯率處於1美元兌100日圓以下的水平。日圓可能繼續走強﹐不過最終可能會回到1美元兌95-100的水平﹐而不會到90。 (MarketWatch - WSJ)

日本 & 經濟 & 貨幣 trader on 17 Mar 2008

美元跌破100日圓 日本經濟面臨考驗

美元12年來首次跌破100日圓標致著日本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已站到了一個重要關口﹐美元的暴跌不僅威脅了日本的出口企業﹐也加大了日本經濟增長顯著放緩的可能。

週四亞洲匯市交易時段﹐美元一度跌至99.80日圓﹐這是美元自1995年11月觸及99.80日圓以來首次跌破100日圓這一重要心理關口。

美元的驟跌不僅重創了日本股市﹐也令日本政府官員高度警惕。日本財務大臣額賀福志郎(Fukushiro Nukaga)稱﹐匯率過度波動不利於經濟增長﹐並表示正在密切關注市場動向。

日本出口面臨壓力

日經225指數週四收盤重挫3.3%﹐創今年最低收盤水平。當前日本經濟前景迷霧重重﹐美元走軟更是給這一局面雪上加霜。

實力強大的日本反對黨已經成功地“攔截”了多項重要立法﹔如今由於他們的反對﹐在現任行長福井俊彥(Toshihiko Fukui)於3月19日離任後﹐日本又有可能出現央行行長空缺的難局。

本週早些時候﹐反對黨控制的日本國會參議院投票否決了政府對由武藤敏郎(Toshiro Muto)出任下任央行行長的提名﹔到目前為止還無人提出新的解決方案。

由於日本經濟嚴重依賴出口實現增長﹐日圓走強對日本經濟的威脅非同一般﹐日本去年的經濟增速為2.1%﹐其中過半增長都來自出口領域。美元走軟不但會抬高日本產品在海外的售價、削弱其市場競爭力﹐而且當日本出口商從海外匯回收益時其盈利還會出現縮水。

廣告在經歷了近六年口袋越來越鼓的幸福時光後﹐日本出口商眼下正感覺到因能源、商品價格飆升以及美國消費需求或降低所帶來的壓力。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駐東京經濟學家Hiroshi Shiraishi指出﹐如果美元持續下跌﹐日本經濟將有很大的可能步入衰退。

面對美元的跌勢﹐日本政府不大可能採取行動。過去﹐一旦日圓大幅走軟威脅到該國經濟﹐市場都會指望政府入市干預﹐大量購入美元。

日本政府上一次干預市場是在2004年第一季度﹐當美元跌至103.38日圓時日本政府一擲1.5萬億日圓買進美元。但此後日本政府就一直和市場保持著距離﹐在分析師看來﹐日本再次進行干預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於﹐來自七大工業國(G7)其他主要成員的壓力使之不便再入市干預。

當然﹐美元兌日圓匯率今後也不一定就會維持在這一低位﹐但分析人士認為美元在跌破100日圓關口後可能會繼續下行。

美元近來之所以一蹶不振是因為市場對美國次債危機及其對整個經濟帶來的影響深感擔憂。分析師表示﹐只有當投資者認為經濟前景變得明朗或看到有更多跡象顯示美國政府將全力阻止危機蔓延時﹐美元走勢才有企穩的可能。

日圓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成為自由浮動貨幣以來﹐日本已歷經了幾番日圓走強的局面。1994-1995年間﹐美元在100日圓下方徘徊了一年半之久﹐在95年4月時更是觸及了79.95日圓的歷史最低點。

當時的日本政府採取了防御措施﹐在大舉入市干預的同時出台多項財政刺激政策扶助實力較弱的企業。利潤遭到侵蝕的大企業則一邊盡力壓縮成本﹐一邊通過在海外直接建廠來降低他們對出口的依賴。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日本 trader on 25 Feb 2008

中國允許商業銀行代客投資日本股市

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 簡稱﹕銀監會)上週五表示﹐根據與日本金融業監管機構達成的協議﹐國內商業銀行可代客戶投資於日本股市。

銀監會在其網站發佈公告稱﹐此舉將使中國投資者有机會參與更多的國際資本市場投資﹐分散投資風險。

銀監會宣佈﹐中國國內銀行還可以代客戶投資日本金融廳(Financial Services Agency)批准或認可的公募基金。

此項協議標誌著中國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機制進一步放寬。

中國從2006年開始推行QDII機制﹔QDII機制被視為中國大陸通過使資本流向境外﹐解決巨額貿易順差及由此引發的流動性過剩問題的一項重要舉措。

銀監會去年12月擴大了QDII投資範圍﹐除原有的香港市場外﹐還增加了美國股市。

中國銀監會去年12月還宣佈﹐已與美國監管部門原則上達成一致﹐將簽署允許中國商業銀行向客戶提供針對美國證券的QDII產品的類似協議。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