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歐洲"



債券 & 歐洲 & 貨幣 trader on 16 May 2010

歐洲新風險:通貨膨脹

歐洲將近1萬億美元的救助計劃似乎暫時平抑了主權債務危機。但值此英國及歐元區國家仍試圖化解財政困境之時,另一個麻煩或許正在悄然醞釀:歐洲通貨膨脹率的不斷上升。

盡管歐洲金融市場尚未給出明確警示信號,但瑞信(Credit Suisse)及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經濟學家都開始擔心通貨膨脹率將出現破壞性的躍升。他們擔心包括歐洲央行行長特裡謝(Jean-Claude Trichet)、英國央行行長默文•金(Mervyn King)在內的各位歐洲央行高級官員將不會像人們以為的那樣大力遏制通脹。這種觀點給英鎊及歐元帶來了下行壓力,並助推了創紀錄的黃金需求,而黃金歷來都是那些擔心現金貶值的投資者尋求的避風港。

除了影響投資者對貨幣的信心外,通貨膨脹的驟升也會令市場擔心投資收益縮水,諸如支付固定利率的債券等。這一問題可能反過來讓投資者要求更高的國債收益率,目前,正有大量歐洲國債需要進行再融資,而且外界對債務違約的擔憂情緒明顯升溫。

英國和歐元區經濟增長依然疲軟,這就意味著消費者價格指數升幅過高的風險並非決策者的心頭大患。而且決策者未必那麼不願意看到通貨膨率脹上升,因為這將使得現有債務更容易償付。但是眼見歐洲央行官員採取了“溫和”或聽任通脹的措施,一些經濟學家仍對此感到憂心。

歐洲央行周一購買了一些狀況不佳的國家的政府債券,支持了身處困境的債券市場。而就在幾天前該行還說甚至沒有討論過這一問題,此舉令觀察人士頗感意外,因為歐洲央行一直是因強硬、反通脹立場而著稱。雖然美國和英國央行官員已在開印鈔票,並買進國債支持倍受沖擊的經濟,目前看來歐洲央行在這一方面還是很克制的。不過,歐洲央行近期的立場掉轉讓經濟學家感到擔憂,並少有地招致德國央行行長韋伯(Axel Weber)的反對,他是接替特裡謝成為下任歐洲央行行長的第一候選人。

雖然歐洲央行沒有開始增發鈔票(該行從別處融資以購買債券,因此不會造成貨幣供應總量增加),但有人擔心它開動印鈔機只是早晚的事。考慮到德國曾經在上世紀20年代初經歷過惡性通貨膨脹,當時的情景深深烙印在韋伯等德國銀行官員的腦海中,人們對通貨膨脹的擔憂顯得格外強烈。

摩根士丹利經濟學家菲爾斯(Joachim Fels)本周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說,主權債務危機促使歐洲央行為系統注入更多流動性,全球流動性過剩的局面應會進一步加劇,這將推高商品及其他高風險資產的價格,並加大全球通脹壓力。(Neil Shah / Katie Martin - WSJ)

歐洲 & 經濟 trader on 03 Jul 2008

丹麥陷入衰退﹐歐洲前景不妙

對歐洲陷入衰退的擔憂週二繼續加深﹐丹麥成為第一個陷入技術性衰退的歐盟國家﹐而大量疲弱的數據表明﹐其它國家不久可能也會步丹麥的後塵。

研究機構Markit Economics稱﹐6月﹐歐元區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三年來首次下滑﹐從5月的50.6下降至49.2。PMI指數高於50表示製造業出現擴張﹐而低於50則表明萎縮。

歐洲各經濟體目前面臨著通脹壓力加劇、油價高漲、匯率走強、全球經濟增長疲軟以及信貸緊縮等種種難題。經歷了最近的房市繁榮之後﹐丹麥、西班牙、英國和愛爾蘭也步美國後塵面臨房價節節下跌的情況﹐只不過比美國晚了兩年。此類擔憂預計不會阻止歐洲央行週四宣佈加息。歐元區15國的央行已經表示計劃將主導利率從4%提高到4.25%。歐元區通脹率6月飆升至4%──為歐洲央行設定的通脹目標上限的兩倍﹐這個消息似乎更堅定了歐洲央行實施加息計劃的決心。

由於投資者們擔心歐洲的增長前景﹐歐洲股市大幅下跌。經濟學家們認為﹐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跟隨丹麥陷入衰退的風險最大。從最樂觀的角度看﹐英國和法國將面臨經濟停滯。

房市暴跌也是丹麥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萎縮的原因之一﹐人們普遍認為連續兩個季度萎縮就意味著技術性衰退。丹麥國家統計機構的數據表明﹐丹麥第一季度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經季節因素調整後較上季度下降0.6%﹐而去年第四季度收縮了0.2%。

愛爾蘭和葡萄牙的經濟第一季度都出現收縮﹐第二季度也有收縮的危險。意大利第一季度僥倖避免了連續兩個季度出現GDP下降的情況﹐但第二季度將再度面臨考驗。西班牙雖然實現了增長﹐但隨著商業活動減退﹐也面臨著風險。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 節錄)

利率 & 歐洲 & 經濟 trader on 24 Jan 2008

歐洲央行料將加入降息大軍

對經濟衰退的恐慌給全球市場帶來了重創﹐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出人意料地做出了大幅降息的決定﹐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長則暗示可能再次下調利率﹐那麼﹐還需要什麼才會讓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最終做出下調短期利率的決定呢?一個簡潔的答案是:一點時間。

自去年夏季以來﹐和其他主要央行比起來﹐歐洲央行一直在扮演著一個局外人的角色﹐由於它對通貨膨脹的顧慮超過了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歐洲央行一直維持關鍵利率不變﹔而Fed、英國央行和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則紛紛下調貸款利率以拯救陷入困境的經濟。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駐倫敦經濟學家內維爾•希爾(Neville Hill)表示﹐歐洲央行現在面臨的不是是否減息﹐而是何時減息的問題。

歐洲央行面臨的壓力正在增加。投資者週二已經消化了歐洲央行今年至多三次下調利率、每次25個基點的因素﹐這將使歐洲央行的關鍵利率降至3.25%。市場斷定歐洲央行將在5月份減息。一些經濟學家表示﹐歐元區增長前景轉弱的跡象可能會讓減息最早出現在3月份。

儘管近期措辭有所軟化﹐但歐洲央行的政策制定者迄今為止仍堅持認為﹐即使美國經濟放緩﹐本地區的強勁勢頭加之穩固的全球增長仍能推動歐元區15國接近實現今年2%的增長目標。但UniCredit駐倫敦首席經濟學家馬可•阿隆齊奧塔(Marco Annunziata)表示﹐如果美國的問題嚴重到讓Fed做出這種反應﹐那麼也會對歐洲產生影響。因此歐洲認為情況還不錯的想法不會維持多久了。

廣告歐洲央行官員近期措辭的微妙變化表明﹐由21名委員組成的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可能越來越擔憂增長減緩﹐而不是通貨膨脹率走高。已經有幾位委員表示﹐央行3月份公佈的新的GDP增長預期可能低於去年12月作出的增長2%左右的預測。也有人強調﹐目前通貨膨脹率的走高只是短期現象﹐2009年通貨膨脹率應會降至2%以下。

而且﹐如果歐洲央行在美國和英國均減息的情況下依然維持利率不變﹐歐元將面臨更大的升值壓力。部分分析師預計﹐隨著Fed減息和投資者紛紛轉向具有更高回報率的歐元資產﹐歐元兌美元可能升至1.50美元。這可能會打擊歐洲出口增長﹐壓低進口價格﹐這二者都會促使歐洲央行的政策制定者傾向於下調利率。週二歐元兌美元報1.4640美元。

英國央行行長默文•金(Mervyn King)週二在講話中表示﹐儘管英國的消費者價格指數可能加速上漲﹐但經濟增長率近期卻可能大幅放緩。他說﹐央行的關鍵利率可能限制了經濟的增長。

英國央行的下一次貨幣政策會議將在2月6日至7日召開。大多數經濟學家預計﹐英國央行屆時將把關鍵利率下調至5.25%。去年12月﹐英國央行自2005年8月以來首次下調了利率。

與此同時﹐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的官員表示﹐儘管日本的利率已經是主要工業化國家中最低的了﹐但日本央行仍不排除根據經濟情況減息的可能性。行長福井俊彥(Toshihiko Fukui)在央行政策委員會成員週二投票一致決定維持利率不變後做出了上述表示。

在美國去年爆發次級貸款危機以前﹐外界曾預計日本央行每過幾個月將上調一次利率﹐到這個時候基本政策利率應達到2%-3%。而日本目前的基本利率是0.5%。但美國經濟減速和全球金融市場動盪迫使日本央行擱置了加息打算﹐市場越來越傾向於認為﹐日本央行的下一步可能是減息。

Fed的職責是最大限度地推動經濟增長和降低通貨膨脹﹐而與Fed不同﹐歐洲央行的唯一職責是保持歐元區的價格穩定。只有歐元區的增長前景惡化到足以讓政策制定者認為通貨膨脹壓力正在減輕的情況下﹐政策制定者才會考慮減息。

已經出現了這種惡化的跡象。歐洲央行的最新銀行貸款調查顯示﹐去年底歐元區銀行進一步收緊了對家庭和企業的貸款標準﹐預計還會繼續收緊。政策制定者和民間經濟學家可能已經預計2007年第四季度的歐元區增長率將大大低於第三季度0.8%左右的水平﹐最低可能達到0.3%。本週或許有新的顯示經濟轉弱的數據公佈:歐洲央行密切關注的歐元區採購經理人指數和德國企業預期調查指標可能繼續下滑。

UniCredit的阿隆齊奧塔說﹐這些證據再加上美國經濟繼續走弱﹐可能足以讓歐洲央行官員改變措辭﹐在利率問題上發生180度的大轉彎。但他預計歐洲央行夏季前不會採取行動。

歐洲央行的政策制定者已經闡明了沒有跟Fed一起減息的原因:歐元區內的通脹壓力依然巨大。在經歷了兩年的穩定增長後﹐11月份的失業率創出了7.2%的歷史新低﹐工廠的開工率繼續保持在近100%的水平。此外﹐食品和能源價格的飆升推動去年11月和12月的歐元區通貨膨脹率達到了3.1%的六年半高點﹐大大高於歐洲央行制定的保持在剛剛低於2%水平的政策目標。消費者的通貨膨脹預期也位於多年來的高點。

政策制定者最擔心的是﹐商品價格的上漲導致歐元區工人所要求的加薪幅度超出生產率水平的危險。

歐洲央行去年通過注入流動性成功保持了市場的穩定﹐但部分經濟學家表示﹐信貸危機仍充分體現著利率的重要性。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肯尼思•羅格夫(Kenneth Rogoff)說﹐歸根結底﹐央行試圖在不調整利率的情況下提高流動性的所有不同工具都會被證明作用有限。由於美國依然是次級貸款風暴的中心﹐歐洲央行贏得了更多的觀望時間。但最終﹐它們也會轉到這個問題上來。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